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妮/盾铁/Stony] Are you going to eat...a deer?

魔性 丧病 傻得冒泡 想哪写哪

我怕不是瓶颈了


You are my food.




1.
Tony趴身蛰伏在草丛里,他的背脊微微弓起,粗喘的呼吸之间鼻头还是湿漉漉的,狼摇着尾巴。



年轻的狼看上了那头丛林里的鹿,抖动着毛球一样的一截小尾巴在树杈的落叶之间蹦跶来蹦哒去,细软的容貌映着阳光反射他漂亮的斑纹。



看他多小啊,像是弄丢了他的妈妈,可怜的小家伙。



此时的Tony正饥肠辘辘,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母狼,过上了没有口粮的日子,稚嫩健壮的公狼四处碰壁,几乎好几天都没有进食,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力气逮住那个小家伙。



那个冒失鬼像是迷失在族群里了,不过他还是踏着慢悠悠的步子嗅着草,仿佛不知道这外面有多危险似的。



别怕,Tony,至于要跑过去将它摁住,将你的爪子嵌进他松软的皮毛,用你的牙齿咬碎他的喉咙,就像Bruce那样。



他咬着牙冲了出去,从蛰伏了许久的灌木丛里拔掌扑了出去。




2.


Tony确实是冲了上去,那个小家伙慢吞吞的,先是吓了一跳,然后任由Tony将自己压在身下,瞪着那铜铃一般的大眼睛冲着他眨了眨,Tony凑近他,呲着牙,热气直扑Steve的面颊,小鹿动了动耳朵,扑烁着大眼睛看他。



Tony只觉得心下软绵绵的,好像爪子也没有力气了似的,他威胁地冲他呲牙了许久,却一直舍不得再往下动作。因为那家伙的目光正平静而向往地落在他身上。



小家伙动了动耳朵,咯咯地笑起来,Tony的尾巴顺着垂下来,他努力让自己目光狠戾,不过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倒是不甚在意,Tony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Steve看着他,笑着将脚掌落在了他的胸脯上,Tony本能地想要躲闪,却被他面上温柔的神情僵硬了动作。



“你好。”



“等等,难道你不怕我吗?我是说,我可是狼。”



Steve看着他,那家伙故作狠戾地嚎了一声,仰着脑袋神情却是可爱,脚掌的力道像是怕弄疼了他一样的小心翼翼。他就是狼吗?和他们描述的可太不一样。



如果这是狼,他喜欢狼。



“哦。”



Steve扭了扭身子眨眨眼,神情松快地仰着脑袋看他,脚掌蹭着他胸前乱蓬蓬的毛,身体不太安分地晃了晃。



“那请问,您是要吃我吗?”他歪头,面露疑惑地看向他,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舔了舔唇,耷拉着耳朵用肚皮蹭他的狼毛。



这家伙是傻的吗。



Tony突然怔住了,对方出乎意料的态度令他一时无错,他将尾巴拖在地上,反而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木木讷讷。



不,Tony,他在蛊惑你。没有那一头鹿不会被狼吃掉的,他们天生就是食物。



“是的,我当然会吃掉你,小家伙。”他说着下决心一般摁上他的胸膛,呲着牙冲了上去,却在碰到他暖烘烘容貌的时候听见了笑声。



天,这家伙摁得我好痒啊。



Tony一时愣住了,他的牙卡在半中央,那家伙把他暖烘烘的身体都蹭到了自己身上,那声音温婉澄澈,好似山风过林的舒适惬意。



Tony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他的牙颤抖着从他的皮毛上抽开了距离,他的心跳得有些太快了,一时之间Tony禁不住松开了他。



Steve看着他,粉嫩的舌肉往自己的鼻尖上蹭了一下。



“怎么了狼先生?您不吃我了吗。”



“你还太小,我等养肥了再吃。”Tony抽开身,端坐在一边舔着脚掌,目光却不自觉地落在那头小鹿的身上。



拜托,肚子别在这个时候响。



Steve想跟着他,显然这个家伙没有半点想要吃他的意思,起码眼下如此。



“那我以后就是你的食物了,你叫我Steve吧。”



Tony有些好笑地咧了咧嘴,他舔过一圈自己的嘴,目光落在他捕到的第一只猎物身上,不可一世地用脚掌拍了拍他。



“Tony。”



TBC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