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世界第一可爱!!!

桃子眼睛里都是蜜糖!!

收东西收好好的一个男生突然爆一句

xxx是个什么东西(我名字)

呵呵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

更不知道你这个脑子长屁眼里 嘴比长蛆的腐肉还臭的玩意是个什么东西

烦躁

废物

【盾铁/Stony】A Fallen Star |非ABO/纯生/猎奇

又到了掉粉的时间了 虽然本来就没多少

微微重口

*生子预警生子预警生子预警 纯生预警纯生预警纯生预警 不适人群现在跑还来得及 甜文 但是可能猎奇

*较为详细的生产描写 没文笔 雷者自行绕道

十世吧常驻吧友 笑容微微变态

可能有bug 毕竟没生过...



防雷防吞小链接:


https://shimo.im/docs/hBauJIeVIkE6xv5Q/




溜了


感觉自己不能写东西了 从去年开始 一下笔全是屎 看文也不能投入 之前敲字撸文贼开心的 画画也画不出东西 虽然水平可能没有什么变化但就是一动手就觉得自己很烂 没有欲望再做下去 什么都做不下去 好羡慕那些可以开开心心写字画画的人啊啊 仿佛丧失所有快乐源泉 我可能只是每天被安排然后等死吧


难过 无力

这猫又在我身上睡着了

啊啊啊啊啊啊

半夜吸桃

现在睡不着了

【盾铁】脑洞

一个无脑梗



夜末的早雾弥漫开清晨的鱼肚白,猎人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窗外彻夜凄惨的龙啸还未止歇。猎人Steve眼眶微红,一双疲惫的泪眼下印着淡淡的乌青。终于耐不住性子倏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身来,烦躁地鼓了鼓腮帮憋出一口气,捋起额前乱发时鼻尖涌出一阵困倦的鼻息。


似乎森林里那个家伙已经消磨掉了老好人Steve最后的容忍力,男人将裤腿扎进短靴,套上风格老旧的版式衬衫和深棕色的短风衣,戴上遮阳帽。


“咔——”


Steve从矮桌上伸手拿过把几乎脱漆的老式长枪。短靴过地敲出响亮的脚步声,他推开木门走向屋外。


小腿磨蹭过灌木丛擦过窸窣的轻沙声。Steve抬头,视线穿过天穹的树顶,多亏那家伙,林子里别说猛兽,连只鸟都没有。


啸声止息,Steve顺着水流声轻车熟路地走到溪岸,男人蹲下身来捧起一捧水往自己脸上拍,胡乱抹了几下。Steve睁开眼,溪面上那个刘海被浸湿梳理向脑后的自己明显精神了许多。


一时的安静令他迷失了前进的方向,Steve靠着一棵树坐下来,取出衬衫口袋里的小布开始擦拭他的枪管。他一面擦着那根金属管,将专注于枪身的目光落在树木层层交错的远方,目色温润如玉,略显呆滞。


传说这座森林曾经是猎户们的乐土,猎户在这里形成了聚落,而那时候,人们时常受到巨龙的侵扰。田地被肆意破坏,烧毁的房屋只剩墙瓦,林中时常回荡小孩的哭声,大家纷纷站出来讨伐巨兽,却几乎都有去无回。直至众人纷纷搬离,那龙几乎固执地盘旋占据着这片土地,直到......


至少在一周前,Steve都相信这只是一个传说,直到最近一周,它突然发情似地成日叫个不停,从每天傍晚叫到下一日的凌晨。白日里他有时会看到巨大的影子从窗外掠过鞋面,扑朔,挣扎,盘旋。固执而无礼,令他失眠梦魇。


而鸣啸声中的情绪不带威胁,甚至似乎有些恳求。


嗯?


Steve觉得这个想法好笑,嘲笑自己的过敏。


而正当他为眼前的境况进退为难时,上午明朗的树林上空,掠过了熟悉的陌生的,令他疑惑又充满不安的,一闪而过的黑影。


敏锐的直觉下他立马起身,正当他紧张地四处寻找异样的身影,林中传来了嘶鸣。他的喉口难以抽动,心脏突跳着似乎堵塞了气管。呼吸凝滞了。Steve的额头冒出细汗,长期的睡眠不足使他精神紧张。


去哪儿了?!


“你把我的猎物都吓跑了,喂——”


空中传来龙啸,Steve不及转身,猛烈的风席卷着他的身后,那家伙的利爪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的身体好像灌铅般沉重。悲鸣盘旋上空,他在汗水模糊的视线里看见完全展翅想要俯冲过来的怪物时,他抬起手臂颤抖着扣下扳机,


子弹射向巨龙的脖颈,而正当Steve为普通猎枪子弹的冲击力感到惋惜并为即将到来的死亡祷告上帝,那家伙却长啸着坠向了树林的另一侧。


惊魂未定的猎手冲着远方连发了几枪,随后他发现伤势并不如想象中的严重。或许常人在这种境况下都会立刻逃离,可是Steve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或许是怕日后再被骚扰,他向它坠落的方向走去。


可是那里根本没有什么龙,只有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躺在那里,颈侧中弹,鲜血流涌。


Steve觉得自己在做梦,心底的声音警告他逃离,而他回过神,那个男人已经在他的脚边,脚下踩着鲜血,子弹穿破了他的气管。而他......还在呼吸。


Steve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一种昏沉的无助里,他期盼着这只是另一个梦魇,或是某种过分的巧合,可能是刚才的子弹误射了旁人。可是全身赤裸...


也许是眼前的事物过于虚幻,Steve停止了向下思考,不知为何他预感到危险,却逐渐靠近,像受蛊惑一般。


他蹲下身,那是一个褐发的成年男子,睫毛纤长,留着短胡须。Steve伸手想要触碰他的身体,却在看见他眼角泪光的时候愣住了。


而那个男人侧过脸,孩子似地蹭了蹭Steve悬在半空的手心。


......


Steve绷直了身体,然后抱起那个人,往来路走去。


Tony听见耳边令人焦虑的滚沸声,夹杂着细碎的脚步点地,颈侧挑起剧痛空气中似乎弥漫着陈旧纱布和酒精的气息,而Tony突然忘记了作为人类应该怎样睁开眼睛,直到一阵温热潮湿的触感,吓得Tony一激灵。


一时间两个人都保持着尴尬的姿势静止不动,Tony半弓着赤裸的身体,Steve的手掌放在Tony的大腿上,而Tony的目光转到了Steve的手上,那种仿佛联想到下流画面的神情吓得Steve触电般收回了手,神情严肃地往床单上蹭了两下,打湿的毛巾落在床沿。


Steve不言语,转身拿过自己的衣裤放在他面前:“你先穿上吧。你在森林里时就这样,我把你带回来的...”男人背对着他显得有些窘迫,好像自己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Tony?”Steve闻声转过脑袋,而对方没有动的意思,睁着一双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Tony,你好,你可以叫我Rogers。你先把衣服穿上吧......?”


可是Tony好像没听见Steve说话一样他将脑袋晃晃悠悠地四处乱转,赤裸着走下床,踏着小孩一样的拐步,忽而盯着自己的手呆滞地活动指节,无头苍蝇一样在狭小的木屋里四处乱撞。Steve都险些怀疑这人是不是有什么精神问题。


Tony走到门前,试探性地顺着那条小缝推开了门,眼前时陌生狭窄的小路,一切原本适应的实现都变得拥挤,Tony瑟缩了一下,转过身来用一种近似哀怨的眼神望向Steve。


Steve只好耐着性子走过去关上门,抓着他的手将他拉回到床上,一件一件笨拙地帮他把衣服穿好。


他皱眉叹气,忽然在意气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Steve撩起男人的额发,一手轻抚过男人的脖颈,Tony没有动,只是在Steve将额头与他的额间相碰时屏住了呼吸。


这个男人,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


“伤口还痛么。”


Tony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裹着纱布的脖子,半晌没有出声,他神情吃力,似乎啊哦了半天才勉强拼出几个简短的单词:


“......当然痛啊。”


“先吃东西吧?”Steve说这站起身,Tony下意识地抓住了他,又尴尬地松开了。


Steve苦笑着摇了摇头,拐进另一扇门,片刻端着一个木碗出来,小心地将冒着热气的燕麦粥放在他面前。


Tony没有说话,犹豫片刻之后端起碗哼哧哼哧喝起来。


“你是从哪里来的?”


Tony呆滞地抬头盯着他看,又摇摇头,他似乎恢复了一些表达和交流的能力,抱歉地看了一眼Steve。


“不知道。”


Steve有些紧张地看着他,思绪中涌动着不好的联想,他想起消失的怪物,看着这个莫名出现的人,觉得鼻下哽咽。


他看着他,眼球干涩,没有意识地询问:


“你是徒步走来的,还是飞......”


对上Tony迷茫的眼神,Steve又没有勇气再问下去,他咽了一口口水,转移了话题。


“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的?”


Tony眨眨眼,又坚决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似乎醒来就在这儿了啊......?”男人的神色陷入纠结,对此Steve只能撇撇嘴,端起吃空的餐具,径直向水槽走去。


不远处传来水流的声音,Steve无奈地低哼一声,没有面向Tony,Tony却知道他是在对自己说话。


“我不能让你留在这里。”Steve甩了甩手,转头看向Tony,茫然的神色复又在他的眼中浮现。


“因为这里有条混蛋飞禽赶跑了所有的猎物;食不果腹,不久我可能也要离开这里。”Steve继续刷着一个盘子,一面自言自语地发牢骚,而Tony不知受了哪句话的刺激,忽然眼前一黑,酸胀模糊的疼痛袭来,似乎有什么影子从眼前闪过。


“嘶——”


Steve转过身有些担忧地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那么......你怎么想呢?”


“别赶我走!”Tony慌忙煞有介事地注视着Steve,好像自己也是这间屋子的一份子,只是稍微有些底气不足。


“嗯?”Steve哼哼一声,挑眉看他,似乎在暗示Tony给自己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


“呃......”Tony干涩地动着他生锈的脑袋瓜皱眉思索了很久,然后病急投医一般嚷嚷起来:


“我觉得你一个人太孤单了,需要一个......一个...宠物。”


“啊?”


“我说我可以当你的宠物!”


Steve站在原地,尴尬又僵硬,又气又酸涩,突然意识到他可能连这个词的意思都理解不透彻。


“我不想去外面...”


见Steve半天不说话,Tony又补充了一句:


“我可能干了,能帮你好多忙!”


Steve轻笑着瞥了他一眼质疑这话的可信度,抿嘴扣了扣自己衬衣的衣角,干涩地道出一句:


“......行吧。”




这天半夜Steve是蹬开被子被热醒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个赤裸的男人正猫儿似地夹着腿死死地抱着自己。


......


Steve不自在地试图动一动,内心哀叹。


晚上挂钟连着摆了十一下,Steve在仓库帮Tony铺好床,折了一床干净的棉被给他,并反复告诫他不要衣着奇怪地躺在奇怪的地方。


Steve发现Tony似乎隔离了现代的文明,活得像个远古人,比如他不理解那些紧巴巴的衣服,比如他用手抓食物,比如他蜷缩在地上睡觉......


所以他理所当然地想要拒绝Tony半裸着抱着枕头嚷嚷着要和自己睡觉的要求。


“不行!”老好人Steve拒绝得相当干脆。


“那间屋子好黑,Rogers。”昏暗的灯光下Tony又向他投向刻意哀怨而顽皮的目光。Steve摇头,索性拉上被子闷头不再说话。


然后夜里灯灭了,黑暗里只有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啊。


这还真是,毫无办法。


两天没有舍曲林吃

分分钟想打人

为了猫 要活着

我要有猫了 我又是那个快乐肥宅了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