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咕咕咕

一拳一个嘤嘤怪

我爱盾铁
我很愧疚
我喜欢他们
我想要尊重他们
而不是把他们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我写不出他们的关系
也写不出他们的美好
在我的能力无法做到尊重他们之前
我觉得写文会让我感到挫败

【维勇】黄昏

维勇段子试水


第一次写...感觉抓不住呜呜呜 好像没有写出老流氓的少女感和可爱...


大概是老维计划表白但是没说出口的梗...




黄昏之下离开体育馆,此时两人的额上都粘上了细碎的薄汗,勇利裹着那件立领的兜帽卫衣热得直喘,不发一语地在维克托的身后走着。

勇利拧开了手上那瓶水,透过眼镜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维克托逆光的背影和他汗湿的衬衫,不知所以地感到脸颊一阵热烫。

身前的男人走得好好地突然停下来转了个身,走神的小猫咪一下子就撞到了维克托的胸口上,勇利的衣服被矿泉水打湿,呛得咳嗽起来。

维克托见状抱歉地抬手拍了拍他的背,顺势将唇角凑在勇利的耳边低语:

“我也想喝呢,勇利——”

“欸?”勇利狼狈地用袖子擦了擦嘴,抬头对上维克托蓝眸中平静温软的视线,不禁喉结滚动,有什么地方似乎燃着火,让他忍不住有些口吃。

维克托见那人不作反应,困惑地眨着眼睛看他,不自觉地用指尖去抹勇利唇边的水珠,面前的男人明显僵硬了一下,然后莫名其妙地闭上了眼睛。

维克托的眼睛......果然让人无法直视啊。是过于干净?还是太过暧昧?

他伸直了手臂将手中的矿泉水瓶递出去,维克托修长温热的指节包裹住了他手背的肌肤,勇利微红着脸抬头看去,银发的俄罗斯人仰着脖颈,喉结上的汗水随着他吞咽的动作不断颤动,而他纤长的睫毛蝶翼般在他眼底落下阴影。

勇利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他的视线好像是被逼迫着落在维克托湿润透亮的唇瓣一般,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神采。

然后他听见了塑料瓶落地的声音,似乎有水咕噜噜地流了一地,只是那一个瞬间,一切都如同他混沌的思绪一般模糊不清,冰凉的感觉浸透他的运动鞋,维克托突然就抱住了他。

他不能呼吸。心跳得太快,眉目却似乎没什么情绪。

“维克托......?”

勇利将脸埋进维克托的运动衫,男人的胸膛发热,带着一些好闻的汗味,勇利刚想抬起头,就感觉自己的下巴被那个老流氓的手捏了起来,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一样。

而维克托也不说话,只是保持着他特有的微笑,眸子里是温柔的光,手上的力道粗鲁得发疼,傍晚的风有些凉,维克托的呼吸落在自己的鼻翼,有些急,神情看不出情绪。

勇利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似乎是想要讲唇齿靠近维克托地下巴,却被他竭力保持清醒地压抑住了。

或许维克托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心绪,他们这样僵持了很久,当勇利正想着应该如何打破僵局,一阵温润的触感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

维克托......?

这个男人,好像亲了他。

黑发的男人僵硬在原地不敢动作,他的心快要跳出胸膛,而他不敢呼吸,好像是空气凝结,时间归零,不知是带着什么样情绪的眼泪浸润了他的眼眶。

落日的余晖倒影出他们的影子,维克托的唇落在勇利的额头上,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要紧张,当勇利想着这会不会又是一个类似于指环的玩笑,或者是像吻手那样的礼节。他看着维克托抬起了头。

维克托的神色还是那么暧昧得自如,白皙的面颊此刻正在落日中泛着不同以往的血色。

这家伙居然也会脸红......

“我的炸猪排盖饭,尝起来一定很美味。”维克托的语气似乎有些冷淡,不似往日的打趣,格外认真。勇利一脸困惑地看着他,而维克托只是笑着安抚地揉了揉他的头发,那只带着指环的手握住了勇利的手,似乎带着某种不言的坚定。

他们走在人行道上,路过大海。在无言的安静里,微妙的暖意透过指尖流窜彼此的身体

那天晚上他们好像稀里糊涂地发展成了另外一种微妙关系,而勇利也是在那晚之后才明了了他口中美味的含义。

毕竟生活总是让你措手不及。


FIN



想尝试写pwp 但是怕没人...

人间苦闷 拜托带我走吧

骗子

我咋还没猝死

我 肝硬化

有个小姐姐想追

但是难度好大...的感觉

一团糟

性别认证女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