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妮/盾铁/Stony] 鱼

写给女神的段子!

垃圾 傻白甜 无脑 不要脸T T 标题和文没有屁关系T T

情绪崩了 状态垃圾

我也不知道为啥写成了这个样子 它本来不是这样的 妈呀我的爱意可能会遭到质疑...我要重写





刀刃剁碎案板敲出乒乓响声,男人低垂着头,随着手臂的动作额前的碎发微微晃着,他放下刀把,将油污的指节在一旁的餐巾上刮蹭一下,提起案板的时候听见有钥匙穿过锁孔,伴随着随之而来的开门声,他僵住了手上的动作,挺直了背脊抬起头。



小胡子的男人摔门走进房间,踢掉脚上的鞋穿上拖鞋径直走向茶几将手上的塑料袋甩上桌面,怀里抱着一堆东西踱步走到了冰箱,Steve只是躲在厨房的灶台前,微微侧过脸偷偷看他,看着那家伙将怀里的东西揉得噼啪作响。



而Tony那一双大眼睛只是半垂着盯着冰箱,Steve看着他伸手从里面掏出了一个速冻披萨的食盒,走到他身边抬眼伸手打开了上方的橱柜,伸手去拿里面的碟子。男人微微踮着脚,仰着脖子有些艰难地凑着,Steve余光盯着他的脸,甚至能听见他细软温润的呼吸里懊丧的颤音,他微抿着唇,放下案板,只侧过脸有些好笑地看他。



Tony不知道为什么Steve要把碟子放这么高,难道就是为了每次吵架好捉弄他?



其实Steve只是想防止他每一次吵架之后都以拒绝自己饭菜的方式来进行冷战抗议。是的,上午他们就吵架了,Tony很有脾气地一整天都没有同他说话,看起来他才不生气,他摆出一副满不在乎高高在上的样子,耸着鼻子,就是为了告诉Steve他才不会为他生气。



Steve只觉得好笑,像极了一只翘起尾巴的猫,他发誓他总有机会将冰箱里新增的垃圾食品全部清理掉。他看着他,故意想要严肃着神情,眼尾却微微发着笑。



靠。



这个可恶的家伙真是得意坏了。Tony有些愤愤地想,忍不住冲Steve瞪视一眼,放下手里的盒子转身穿过他,Steve只看着他懊丧地一头栽进沙发,指甲还不断抠着那可怜的沙发扶手挂出呲啦声响,他没有理他,只回头将手上的食材倒进煮沸的锅里。



Tony只烦躁地将发顶不断往沙发上蹭,直到那一头好看的卷发从发旋都蹭得乱糟糟,他躺在沙发上低垂下蜜色的眸子,看着男人的背影对着自己,在灶台踱来踱去,他看得出神,眸色有些呆滞,直到对方微微朝这个方向动了动肩膀,男人猫似的警觉地闭上了眼睛。



Steve扭头的时候看见Tony在沙发上好像睡着,侧躺着身子,手掌半握着垂在耳侧,沙发上蜷缩着一头卷发一塌糊涂,Steve站在原地,蓝绿色的光里眼底闪烁溺人的柔软,唇角悄悄勾起弧度,有微妙的情绪。



男人将最后一碟菜放上桌,往毛巾上擦了擦手,轻迈着步伐走过去,低眸注视他不住颤抖的睫毛,伸手抚过他乱糟糟的发顶,指节穿过他细软的发隙,微动着轻轻地捋。



男人立刻睁开了眼从沙发上弹起来,Steve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站到了茶几的一边,一双蜜色的眸子正看着自己,一脸警惕。



而Steve只是扭头看了一眼桌上的晚餐,无奈地垂下头叹一口气,在对方脖颈扭动不肯放过自己的视线里绕到了他的身后,环住他的腰,下巴抵上了他的肩膀。



“我突然有一个愿望。”



男人只反感的动了一下,扭过头冲他咬着唇,只在他手臂里挣了挣,抬着脑袋一双蜜眸与他对峙,不满地仰着下巴撇嘴。



“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



而Steve只是靠在他的身上,呼吸之间温热的鼻息瘙痒自己的脖颈,Tony只控制着不让自己因敏感而发抖。



“我们下辈子做条鱼。”



Tony差点被对方荒诞的言论逗笑,没好气地瞪着一双不可理喻的神色睥睨他,满口都是好笑的调侃语气:



“鱼?你想被我清蒸还是红烧?Steve·Fish·Rogers?”



而男人只是轻轻靠上自己,紧贴的距离里他再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有呼吸,心跳和呼吸,耳边蔓延开他低沉温润的气音,瘙痒着钻入耳际。



“这样每过一个七秒,我们都能看到眼中最好的彼此,正如我初见你时的样子。”



Steve看着Tony站在原地,也没有了挣扎的意思,只在自己怀里微微颤了一下,他垂眸看着对方微红的耳尖,良久小胡子只羞恼地瞪上他:



“Steve!靠!犯规!”




Fin



彩蛋【?


晚上Tony坐在床头,侧过脸看着身旁靠在靠垫上对着台灯看书的金发男人,烦闷地伸脚轻踹了踹对方的小腿肚。



“你那些屁话都是从哪学的?”



而Steve只是闻言从书本里抬起脑袋,扭头看着他,透过黑框眼镜透明镜片反射台灯的光,Tony仿佛从对方温和的目色里窥见了调侃的情绪。



“我偷看了你高中时的日记。”







啊好牵强的感觉 但是关于鱼以我的脑容量真的没有什么梗 嫌弃死我吧T T

@Mistletoe 

悄悄艾特 你们都看不见【跑路

评论(9)

热度(77)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猫予九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