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女

仰望早就失去的雷雨,是不再为我哭泣的残忍云色。

【盾铁】Flower ABO生子/炮友梗

我又ooc……我真的对又硬又奶狗的盾盾毫无抵抗力啊啊啊啊啊啊啊







Steve将裤脚扎进靴子里,反手背上盾牌,而后抬起头看着面前站在室内光圈中央的男人,机械手臂将亮红盔甲的零件一片片贴合覆盖在他的身上,Steve站在一旁,拧了拧眉毛。



“Tony,你确定你没问题吗。”



“嗯。”Tony漫不经心地扬起脑袋,让肩胛处的盔甲覆盖上去。



“也不是什么大事,交给我们就可以。”Steve试探着说。



“闭嘴,你要是跟Banner他们提到半点关于我……我是Omega的事,我会忍不住打碎你那一口漂亮的牙,宝贝儿。”Tony乖张地冲他挑了挑下巴,面具随着尾音落下,面甲的蓝光在室内的昏暗中透着诡谲的亮。



Steve 看着他顺着打开的天窗向外飞远,无奈地摇了摇头。



“Avengers——”



这场仗Tony从头到尾都打得浑身不自在。



“……”第十一次敏锐地注意到对方落过来的视线并且对视后对方若无其事灵敏地又看向别处之后,Tony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Steve Rogers,给我好好盯着目标,再这么色咪咪地看着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给你抠下来。”Tony打开连接Steve耳麦的私人频道,烦躁地看着那家伙目光在战场上跳来跳去的样子。



“啧,我们都盯着对面,谁有心思看你。”频道里Steve的声音平淡而生硬,那不容置疑的语气带着一点轻嘲和莫名其妙,差点就让Tony以为自己先前看到的那些都是他自己的错觉。



呵呵,老实人一点都不老实。



Tony自身是感受不到盔甲本身的重量的,所以就算Steve那个不懂科技的老古董心存疑虑,Tony还是战斗得相当轻松,在战场上游刃有余。他的感应设备能够感受到周围十几米异常的能量波动并作出应激反应,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被什么家伙近身造成威胁。



“你去帮Clint他们,我这里还能应付。”



而Steve咬牙闷哼一声,反手将手中的盾牌猛地掷出去,振金属在敌人肉体破裂喷溅的血液中跳跃,而后回力标一般被一处障碍的墙体弹回来,被Steve稳稳地接住。男人站在原地没有动作,转过身来眨着眼睛看他。



Tony被这个大男人盯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快去,滚一边去,别在这儿拖我后腿。”Tony的声调不高,语气听起来却好像有点凶巴巴的,Steve不禁一本正经地冲他点了点头,三步一回头转身去了别处,随着他位置的转移,耳麦里传来他略带调侃的声音。



“Tony。”



“I’m the charge here.”



Ton似乎听到他的尾音里有微不可闻的轻笑声,不是那种轻蔑的低笑,而那尾调里包含的一点溺爱的情绪令Tony毛骨悚然,后背一凉。



妈的,少得意了。



心里憋着一口气的Tony玩靶子似的对着周围的目标一顿闷头乱射,似乎对于对方也没有了挑逗的性质,如果Tony没有带着面甲的话估计Steve就能看到他此刻死气沉沉的表情了。



大概是分神降低了Tony的敏锐感知,当硝烟蒙蔽他的视线,灼烧感从背后袭来的刹那,Tony模糊的意识里只有头顶一片遮蔽的阴影,和那令他想要呕吐的重物撞上某种金属炸裂后震颤的刺耳声响。



Tony紧张地闭上眼,四周弥散开某种熟悉,却又因为太过强烈而异常陌生的味道。



妈的,又是那个味道。



Steve的味道一向都是温和轻浅的,从来没有像眼下这样具备攻击性强烈又尖锐地迸溅出来,Tony甚至觉得那就是在针对他的,这种感觉多少让他有些不适应。



微型炸弹从他的身后飞向他的时候Steve几乎是以四倍于人的反应力察觉后以远超常人四倍的速度从墙的一侧一跃而起飞奔过去的,一瞬间的惊恐和愤怒让他本能地释放了气息。



我靠……



“Cap怎么神经兮兮的?”另一边的Natasha凑到Clint耳边小声嘀咕。



“我*!你不是说你能应付的吗?!”Steve伸手一把抓住了Tony的胳膊,隔着盔甲Tony似乎都能感受到他动作的粗鲁,Tony的心下有一瞬间的恼怒,但在对上他炙热的视线的时候还是干咳着放缓了语气:



“呃,Steve,Language。”



Tony的话似乎并没有让Steve缓过神来,给Tony一种抓着不放的感觉:



“我说过让你别出来你非要逞能,那天你要是能安静地好好听别人说话我估计世界都和平了。”



“我去Steve你他妈的是有什么毛病?!是你的肾上腺素让你整个人都嗨得快爆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啊哈?!”



由于刚才浓烈的气味震得敏感的Tony精神都有些恍惚,本来最近情绪就不太稳定的人就这样控制不住地在战场上要和那个人吵起来,嘶哑刺耳的嗓音都不自觉地带了一点哭腔。



“一个受精卵让你傻逼成这样,你他妈小时候是有多缺爱?!孩子,孩子,神他妈的孩子,早知道让这破玩意见鬼去老子还不至于跟你在这里纠缠不清————!!”



Steve有点被Tony过激的反应怔到了,他像一尊雕像一样傻乎乎在那愣了好一会,倏尔丧气地垂下头长叹一声,伸出一只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看你这几天精神状态都不太好,怕你出来应付不了。我刚才真的是吓到了,和……它没什么关系。”



Steve突然软绵绵地将额头搁在他硬邦邦的肩膀上,带着点嗫嚅的声音瓮声瓮气,就好像他才是委屈的那个人。



“只要你能好受,这个孩子要不要我都无所谓,我尊重你的想法。只是你别想这么轻易就跟我撇开关系。”



???Shit,老子又不是那个意思。



“闭嘴。”Tony一面沉声对他低低地说道,一面抬手解决了从Steve身后靠近的残余:“你贴太近了,我们这样看起来不正常。”



Tony别扭地说着,嫌弃地动了动肩膀将他的脑袋推开,金红色的盔甲窜起一缕白烟,在一束蓝色的火焰间飞远了,Steve抬眼注视着天空之中耀眼的弧线,烦躁又绵柔的情绪复杂地糅合在他的脸上。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不原谅你。”Tony狡黠地笑着,盯着下面跑去和他们汇合的金发甜心,将语气掩饰得低沉,就好像他真的生气。



“除非你帮我跑腿买几个甜甜圈,我饿了。”



适才还有些绷着脸的Steve突然就咧嘴笑起来,诡异的举动让Clint都不自觉地往后靠了靠。Steve收回表情,余光注视着空中的身影上了战机。




TBC

小天使说脏话当然要自动和谐嘿嘿







孩子:mmp我不要面子的啊

评论(5)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