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女

仰望早就失去的雷雨,是不再为我哭泣的残忍云色。

【盾铁】Flowers ABO生子/炮友梗

*关系是炮友,但是Steve喜欢Tony

*极度OOC我觉得我要弃坑了







Steve坐在角落里,脸上的表情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面前的男人穿着黑色背心,正拿着一个扳手对着他的新发明敲敲打打,实验室的空气里混杂着刺鼻的机油味。Steve看着Tony停下动作,从一旁的桌面上端起一杯咖啡抿了一口。



“你现在不能喝咖啡吧。”



Steve说得平静,似乎没什么底气,Tony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咖啡放回原处,回过头来对他使了一个眼刀:



“Steve你少得意了。”他说着不以为意地回过头去,继续做他的事情,背对着他勾画着一张图纸一边没好气地嘟囔:



“这家伙应该是有你的血清,我想让它掉都掉不下来。”



Steve没有再说话,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到Tony的身后,Tony只感觉到有一股温和的气息将他包裹,缓解了他腰腹略微的不适感,Tony对于Steve的靠近不置可否,只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情,气氛显得有些微妙。



Steve贴在他的身后,从他的高度正好可以嗅到Tony发间的汗味和汽油味,那一头卷毛在自己的视线里动来动去的,他身上Omega的香味也似乎更加甜美。Steve小心地嗅了嗅,伸出双手将Tony揽在怀里。



Tony感到有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脖颈间男人的呼吸温软缠绵,Tony没有挣扎,索性让他抱着,Steve有些眷恋地将下巴抵在他的发顶,将他整个人裹在自己的身体里,像是个护着自己玩具的大孩子。



Tony在自己的怀里不安分地动来动去,Steve低头看着他,声音低哑,绵长的疲惫里带着一点点的委屈。



“你说你后悔被我标记,是认真的?”Steve垂下眸子注视着他,从他的视线刚好可以看到Tony微微颤抖的睫毛,他似乎不屑地抖了抖鼻子:



“啊哈是啊,老后悔了。老子可不想被标记。毕竟只是个床伴而已。”听到头顶传来细微的叹息,Tony 觉得自己几乎都能感受到他失落的眼神,心下一片烦躁,他索性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头来在Steve的脸颊上不温不火地亲了一下。



Steve闭上了眼睛,嘴角噙笑,更为浓烈的属于Steve的气味将四周的空气尽数包裹,他抬手摸了摸Tony肉肉的耳朵,更加坚定地将他搂在怀里,将鼻息埋进他的发顶嗅闻他的气味,Tony烦躁地顶了他一下:“贴这么近不热吗?”



Steve松开了一些,一只手还是搭在他软绵绵的肚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感觉像在捏着什么可爱的毛绒玩具。一个又冲又倔,不易讨好,满身机油味的,可爱的毛绒玩具。



“你喜欢小孩子吗?”



Steve神情安宁地看着他,似乎是不经意间在问,一双好看的蓝色眼睛落在他的身上,充盈着道不明的光。



“不喜欢,老讨厌了,吵吵闹闹让人头大。”Tony似乎是热衷于让Steve吃瘪,他一面交接着材料一面漫不经心地回应,随着他手上的动作停下,男人抬手拿过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在嘴里漱了两下之后咽下去。



“不行我得去歇会儿,等会来搞定它。”Tony说着自顾自擦过Steve往一旁的沙发一屁股坐下去,懒洋洋地半仰着脑袋眯着眼睛。



“时间不早了,还是睡觉吧。”



Steve看着瘫成一团的Tony,眉毛皱了皱,低声提醒道,而Tony只是烦躁地挥了挥手,干脆侧过身背对他,口气里还有些凶巴巴的。



“闭嘴,从刚才就一直吵吵吵,你给我安静点。”



“Tony。”



Steve的声音不大,似乎还是温吞着,但口吻里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磁性的声音被他压得很低,Tony没有看他,但想想到那一双冷冷的眼睛还是心下一虚:



“行行行,让我喘一会OK?”



Tony 说着将自己蜷起来,胳膊肘刚好盖上耳朵以表示对对方唠叨的抗议。



Steve冷下眸子来走近他,在他的面前半蹲下身,夜晚昏黄的暖光将他脸上的皮肤映地发亮,Steve屏住呼吸安静地看着他,像是怕什么惊醒一样,空气里隐隐弥漫着Omega和Alpha彼此交合的暧昧气息,盖过了室内的汽油味。Tony安静时呼吸很稳,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沾满油污的手不自觉地揣着小肚子,将脏兮兮的油渍蹭到黑色的衣服上。



Steve注视着Tony猫似的脸,黑色的粘状物在男人脸上胡乱地抹着,他的额角还残留着上次作战留下的伤痕,眉骨轮廓分明,整个人似乎透着一种难以征服的野性,如果掩藏好气味,或许很难发现他是个Omega。



至少Steve之前一直都以为他是个Alpha。



Steve有些愣神地将指尖在Tony的睫毛和鼻尖上蹭来蹭去,歪着脑袋趴在沙发上唇角噙着笑,他不喜欢用炮友来定义他们的关系,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模糊又微妙,实在不符合Steve的老式绅士做派。



将手指在男人的鼻头上捏了捏,确定对方没有动静之后他站起身来坐到他身旁的一侧,侧着头看他。他撩起他额前的头发,露出光溜溜又脏兮兮的额头,受蛊惑地往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男人还是没有动静。



睡得真死。



Steve眨了眨眼,不自觉地将目光落在Tony的唇上,柔光映出了他唇瓣的裂纹,这样的唇他曾经吻过一次,Tony的口腔里都是咖啡苦涩的香,带着微微一抹柔和温暖的情绪,透着一点奶奶的味道。



Steve吞咽了一下,或许是孕期的Omega气息过于甜美,Steve觉得自己有一些想入非非,他目光呆滞地盯着那两瓣唇,压抑着呼吸本能地向他凑近。



Steve的唇刚碰到Tony他就睁开了眼睛,Steve闭着眼,没有看见Tony满脸的惊慌和不可理喻,Tony急促地喘着气,伸出舌尖来接应Steve莫名其妙的吻,他身上的气味让他觉得舒适,就好像泡进了一片温暖的海洋里,得到回应的Steve似乎更加放肆地纠缠起他来,Tony看见Steve眼角有零星的不知所以的泪光,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遥远而复杂。他突然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停止了与Steve的吻,伸手一把推开了他。



“我去你在搞什么?”Tony炸毛似的抬眼看着他,手指在唇角擦了一擦,赌气一样地转过身去,将头埋进沙发里不再看他,并蹬腿狠狠地踹了他一脚。Steve苦笑,安抚地拍了拍他,靠着沙发不再说话。



时间流逝了不知道多久,当Steve觉得自己眼皮打架低声唤着Tony的名字并且挠着他的脚心他还没有反应时,Steve凑过身去看着他把自己埋起来的脸,熟睡的脸因为缺氧而憋得通红,Tony的胸膛随着他的鼻息缓缓起伏,眉头微微地挤着显然不太开心。


Steve轻笑出声,无奈地摇了摇头拍了他一下,帮他穿好鞋,然后将他拉起来放在背上,看了满桌的狼藉一眼,伸手关了一旁的灯,背着男人走进灯光闪烁的走廊里。



“蠢货。”Steve轻声笑骂着,心底有种荡不开的情绪。




TBC




直接跳过了摊牌的情节 这样



评论(4)

热度(155)

  1. 郝郝。网瘾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