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世界第一可爱!!!

桃子眼睛里都是蜜糖!!

【盾铁】Flowers 2 ABO生子/炮友梗

“想不到你居然会让别人把你给标记了。”褐发的女人拿着报告单,头疼地将一手撑在桌沿上抚摸着自己的额头,随后从那一堆纸面前抬起来看着他。



“哦不,那只是一个意外。”Tony坐在沙发上,将脑袋使劲往后抵脸色难看地翻了个白眼,女人拿着报告走近他,将一只膝盖地上了沙发的边沿,将男人压在身下低眸看着他:“你怀孕了哦。”



Tony撩人地浅笑一下,任由她贴近自己,女人一把扯过Tony胸前的领带,将他的唇含在嘴里。Tony闭上眼享受这个吻,他将一只手绕过她细软飘逸的发丝,撑着他的耳侧熟练轻盈地回应她的缠绵,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腰际占据一些主动权。



“我不太想留下它。”



“……想打掉的话,过段时间再来这里一趟。”



女人因为这个动作整个趴到他的身上,她沉醉地用双臂搂紧了他的脖子,Tony温柔地用指节抚弄她的发丝,一吻结束,她趴在他的肩上微微喘息,Tony轻掐了一把她的脸:“你今天真香,宝贝儿。”



他的话激得她又从他的身上立起身,张开小嘴去啃咬他脖颈的锁骨来,Tony吃痛一下,脸上的笑容更加张扬,埋下脑袋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如果你不是一个Omega,应该会更受欢迎。”女人带着些情欲的嗓音黏腻地闷在怀里,Tony闻言使坏地一把拽过她将她压制在臂弯,眨着那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盯得她有些脸红。



”怎么,我现在还没有征服你吗?”Tony身上有着古龙香水和咖啡的残香,他的一颦一笑甚至是呼吸都是那么性感,轻佻裹挟着致命的毒液,扩散着沁脾的信号,让见过他的男人女人无不贪恋与他床绨上的一响之欢。



“贫嘴,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女人笑起来,借着拍打他胸部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依恋,Tony被那个笑容引得伸长了脖子再向他索要第二个吻。



他的眸光突然有些暗淡,于是他闭上眼睛,忽然之间他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他有如沐浴清冽的香,他急促温绵的呼吸,在床上他喜欢轻声唤他的名字,他爱抚自己时压抑的温柔与狂躁,他抚摸他的脸颊,他的胸口,他的大腿根部,每一处都刻着他小心翼翼的……爱怜?



Tony被自己逐渐飘远的思绪吓到了, 他怔过神来,猛地睁开眼睛,面前那张精致的脸还紧闭着双眼沉迷地吻着他,可是Tony的心思已经不在她的身上。



等等,任他喜欢谁都不会喜欢那家伙的好吗?!那个老顽固哪里和自己有一点点的相配之处啊?固执又尖锐,那家伙一点都算不上可爱,不符合自己对伴侣的一点要求,至于他们的结合,那完全是他们的信息素太过融洽让他们都有些忘我了而已。



嗯,一定是因为自己现在特殊的身体状况才让他想到那个在他身上喷满了自己味道的Alpha。



Tony没了兴致,站起身来独自走向门外。



再次坐在这个地方的时候,Tony看着忙进忙出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摆脱这个孩子他似乎没有多少将要解脱的快活,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紧张了,他戒备地盯着那些人,就好像他们是为了伤害他才出现在这里的。他漫不经心地将掌心盖上小腹,感受那里的温度。



噢Tony Stark你母性泛滥了?不过就是子宫里长了一块肉而已。Tony一面嘲讽着腹诽着自己,一面不自觉地加紧了掌心抚上衣料的力度。



它会毁了你的,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卑微的Omega,附属于某一位能够征服你的Alpha,你会像一个变态一样身形臃肿,行动不便,软弱无力,上吐下泻。而且孩子的另一个父亲还是个扯不清关系的家伙。



Tony有些鼻酸,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眼下很无助。



可是,那不仅仅只是一团肉疙瘩而已啊。



那是一个孩子,他的孩子,来自他的身体和灵魂,完全属于他的孩子。Tony烦躁地闭上眼,在一片黑暗的光线里他似乎听见了婴孩的啼哭,他咯咯地笑,咿咿呀呀地乱叫,肉乎乎的小手上充盈着奶香,他的头发是金色的,眼瞳是像他一样深焦的金褐色。



目光纯粹又向往,仿佛他生命中最圣洁的一道光。



Tony不知不觉间感到焦虑,他又羞又恼,在一片安静的混乱里,呼吸的频率断断续续,他觉得胸闷,心口的什么地方堵得透不过一点气,他浑身燥热,又浑身冰凉,从他思绪万千的大脑开始蔓延,令他如置水火。



汗珠密布他的额间,酸涩的胀痛感如潮水涌上了他的喉头,他觉得自己似乎就要憋死在这里,可怖的想法令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在哭泣,不可自己地湿润了眼角,又酸又胀的感觉仿佛溢满了他的全身,他觉得身下似乎有胶水将他死死地定住,这让他不自觉挣扎起来,他站起身,不知所以地向外跑着,他一路狂奔,心脏似乎就要停止跳动,不知名的眼泪随着奔跑的动作荡漾在风里。



妈的



就是不肯放过我。



Steve,你就是不肯放过我!!



意识回醒的时候Tony因为跑得累了将手靠在一棵树上,他的呼吸太过急促,分不清是太累还是太愤怒,焦灼不安的情绪在意识里蔓延,他从衣服里掏出手机近乎烦躁地翻动着,拨通了那个上次被他忽视的电话。



连接通话的提示音刚结束,电话那头传来Steve温吞沙哑的声音。



“喂?”



Tony在听到他声音的瞬间大脑一片空白,丧失了语言组织的能力,眼泪掉下来,他几乎是毫无意识地吼着。



”Steve Rogers!我去你大爷的————!“



TBC

评论(3)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