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咕咕咕

一拳一个嘤嘤怪

我爱盾铁
我很愧疚
我喜欢他们
我想要尊重他们
而不是把他们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我写不出他们的关系
也写不出他们的美好
在我的能力无法做到尊重他们之前
我觉得写文会让我感到挫败

【盾铁/Stony】夜幕将至 ABO设定/双Alpha

突然很想写双A然后就操了这个!但是我发现我好像不擅长写强强 萎了呜呜呜呜呜

双A可太刺激了 嫌弃自己




The Night Downing





门外正在下雨,夏日的风将门口的店牌晃得哐铛作响,室内暖色的灯光似乎是将空气烘烤得热烘烘的,而制冷的空调还在室内的角落运作。


Steve正一丝不苟地擦拭着手上的一个玻璃高脚杯,男孩打个哈欠,他的夜班就快结束,此时已经是临近后半夜,况且又是雨天,酒吧里的人并不多,不过也是因为下雨天,他们似乎被困在这里,散漫地坐在,或倚在这令人昏昏欲睡的灯光下,略显疲态。


Steve将高脚杯小心地放进玻璃柜台,埋下头伸手扯下脖子上的领结,放在吧台的一旁,距离三点不到十分钟,Steve正觉得自己眼皮打架,眼前的光影却太刺眼,如果不是第二天没有课,作息规律的他是不会接这样的活的。


这时一阵冷风将他发烫的面颊吹得刺痛,男孩清醒过来,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他还没有走近,Steve就敏感地嗅到了他身上不同于酒吧本身的酒气,他皱眉,那家伙走路有些晕乎乎的,一屁股在他面前的高脚椅上坐下。


男人的头发凌乱,面色潮红,衬衣纽扣胡乱系着,露出大片胸膛,欢爱的痕迹不加掩饰,红肿的咬痕和伤口爬满他的肌肤。


他身上有着浓烈的伏特加的气味,但是那种不适的压迫感让Steve很自然地意识到这并不是哪一种牌子的酒,而是面前这个Alpha的信息素,它正狂野地,嚣张地向Steve挑衅,夹杂着一丝属于某位Omega木瓜的甜香。


Steve不悦地耸了耸鼻,他不喜欢自己的地方充满别人的味道,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张开了具有攻击性的信息素,薄荷的甜苦清冽在空气中溢开来,迅速与男人的酒精气息分庭抗礼,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将要炸裂崩塌,而四周的人却毫不自觉。Tony不太安适地皱眉,Steve则面无表情,不发一语地低头看着手腕的表。


“您需要点什么?”


“有柠檬水吗?能醒酒的那种。”


Steve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被Tony灵敏地捕捉,他挠了挠昏沉的脑袋,男孩背过身去,他听到冰块与液体在杯子里碰撞的声音。


一杯加了冰的苏打柠檬,和一只骨节分明的青嫩的手顿在了他的面前。Tony从容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抬头好笑地看着他:


“小伙子脾气挺大,失恋了?”


Steve没有理会他,正在低头写着什么东西,两人的对话看似平淡且尴尬,空气中的较量却此起彼伏。


“看你不大的样子,大半夜还在这里,没有上学吗?”Tony举着杯子,轻描淡写,口气里似乎还有一些轻嘲的意味,对于一有不满就对着自己发泄气味的小毛孩子,Tony自然也不甚爽快。


Tony这句话似乎成功吸引了Steve,或者说惹恼了他,他抬起头,一双漂亮的蓝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他们在昏黄的灯光下对视,彼此看不出什么情绪,男孩拿笔的那只手动了动,开口道:


“明天没有早课,我今天只是在这里打零工,况且我要下班了,伏特加先生。”男孩说话的时候似乎夹着愠怒,又似乎不甚在意地笑着,遥远,清冽,温柔且嚣张,他静静地看着他,直到Tony会意地点了点头,喝完手里的饮料,拿出零钱放在桌上,然后离开了。


不过就算他远去了,空气里他的气味还是弥散不开。Steve觉得自己的心绪已经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搞得乱糟糟,低头看表才发现距离接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这时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生才从后台走出来,他戏弄地捏了捏Steve的肩膀。


“怎么?谁惹你了?你也会发脾气啊?”


Steve回过神来,黑发的男子站在他身后,穿着工作服,Steve脸上的表情松快许多,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Bucky你又放我鸽子,我要下班了。”Steve说着脱掉了制服外套,朝着更衣室里走去,Bucky仰着脖子,在空气中抽着鼻子嗅嗅。


“你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味道。Steve,你发情了?”


“想不到你味道这么劲爆,啧。”Bucky有些嫌弃地将袖子往鼻子下蹭了蹭,驱散掉一些挚友的信息素。


“闭嘴。”更衣室里传来男孩澄澈低沉的嗓音。


Steve换好衣服就要回家睡觉,走过吧台是瞥见高脚椅上正挂着一件西装外套,一直驱散不掉的伏特加的气味就来自那件衣服,Steve走过去将衣服拿起来,一张名片从他胸前的口袋里落在他的脚边,Steve弯腰将他捡起。那上面印着一个名字和一个公司地址。


Tony Stark,似乎和他的味道一样让人印象深刻。Steve低头想了想,将外套放进背包里撑开伞,推开店门走进了雨里。



那天早上Steve并没有睡好,因为他按照名片上的时间设置了闹钟,他将那件西装外套折叠整齐放进一个购物纸袋里,站在了那栋大楼的正门门口。他的目光从面前的地基一路延伸到通天的楼顶,不知所以地打了个寒噤。


Steve混迹在来往的人群中走进大厦,他茫然地四处环顾,有一位扎着马尾的褐发女人站在门口前台显眼的位置,他有些尴尬地走过去:


“…请问Tony Stark是在这吗?”


“抱歉,您是?”


“我是来还衣服的,他凌晨的时候把外套落在了酒吧。”Steve说着将手上的纸袋举起来,四周的氛围令他感到很不自在。


“嗯,我知道了先生,Boss正在楼上等您。”


Steve皱了皱眉,想一想昨天的不愉快,本能地冲她摆了摆手。


“我不用上去了吧…?”


“Boss知道今天会有一个人来还东西,他说如果您来了就告诉您,要您亲自把衣服交给他。”


…什么意思,他知道?


Steve上楼,发现写着他名字的房间门是打开的,他站在门口向里张望时,看到已经换了衣服的小胡子男人此刻正倚在办公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从他的指节滑落下一些,男人的眼睛合着,看起来像是睡着了。Steve轻声走进去,将纸袋放在他一旁的桌上,他脖颈的吻痕似乎褪掉了一些颜色,衣服还是那样不严谨地穿着。


男孩放下东西,转身准备离开,但是他的步伐突然僵硬住了,他抬着脑袋,那一双蓝色的好看眼睛神采奕奕,正将新奇炙热的目光落在某处地方。这个时候Tony醒了,他合上书,打了个哈欠。


“来这么早啊?”


Steve回过神来,他将目光从他身后的墙上转移到他身上,他安静地看着他,觉得有些尴尬,舌尖动了动,神志昏昏沉沉,似乎是没过脑子地开口:


“你昨天是故意把外套落椅子上的?”


Tony显然被这个问题问得清醒了不少,他十分不解地冲着他眨了眨眼睛,他眨得有些夸张了,就好像和他沟通很费力。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被这样反问,Steve站在那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有些烦躁了,从遇到他开始,发生的这些事情都那么莫名其妙。他被这个问题噎住,喉结不自在地动了动:


“…听说你知道我会来还衣服。”


Tony恍然大悟一般挑起下巴哦了一声,脸上的神情在Steve的眼里显得有些恶劣了。


”我昨天到大厦的时候发现外套不在身边,我觉得你会还回来的,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过来。”


男孩眨眨眼,点了点头:


”我不喜欢把事情拖到后面来做,所以现在就来了。”


“不过你为什么非要我上来呢?”男孩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不悦,Tony在办公椅上转了一圈,再次面对他的时候朝他眨了眨眼:


“你不觉得当面还东西会显得更礼貌一些吗?而且你不上来我不方便和你道谢。谢谢你。”


面前的男人突然活泼起来,说话的时候笑着,阳光洒在他的鼻翼和面颊。Steve被那句谢谢逗弄地不明所以地挑唇,而Tony的目光在墙壁和少年的眸子之间转来转去:


“你刚才在看什么?”


“那幅画。”


Tony不知所以。


“那幅画怎么了?”


Steve的目光再次聚焦在那幅画上,眸子里充满了某种跃动的光,他的唇角不自觉地上扬,表露的情绪像看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没有了昨天印象里的稳重,看起来甚至有点傻。


“很棒,太棒了。”


少年侧脸专注的轮廓逆着光,站在黑白分明的光影里,深邃的情绪构成一幅遥远的光景,Tony看着他发呆,他不知道他看了多久,而那小子又盯着那张画看了多久,男孩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样子,直到Tony清清嗓子,尴尬地开口。


“你要是喜欢,我或许可以把它当作谢礼给你。反正我对这些也不感兴趣,我的工作室都是Pepper布置的。”


男孩回过神,扭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又回到了昨天晚上,严肃平静又有些拘谨: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你是大学生吧?”


“嗯,美术院校,大四最后一学期,我不打算继续读了。”


Tony看着他,Steve看着自己,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我得走了,上午没睡好,下午我还有专业课。”


Tony点头,他看着男孩走出工作室,又站在窗口看着他走出大门,鬼使神差地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老伙计?……你可以帮我安排一份美术专业的工作面试吗?哦不,不是我要。”





TBC





其实我是在本子上写好文案然后在平板上打字的 但是还是卡文了……如果有人看我就卡下去没什么人的话我就把文案发出来好了 噗超懒啊 我


评论(1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