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女

仰望早就失去的雷雨,是不再为我哭泣的残忍云色。

【盾妮/盾铁】邻居

妮妮生日快乐!




邻居

夏日的傍晚还闷热着,Steve提着买来囤放的晚餐食材,斜挎着身后笨重的画具包摁下电梯摁钮。电梯是从车库上来的,门打开的时候里面站着一个男人,那人抬起头,与他对视了一眼,Steve有些尴尬地哑笑,默不作声走进电梯。

那个人并没有按亮楼层,Steve将手上的东西暂且搁置,按下了标有17凸出字体的按钮,随后散架似地靠上金属内壁。

密闭的空间里弥散着汗液与古龙水混杂的沉闷气味,男人穿着一件连帽的卫衣,将食指的钥匙旋转得叮当作响,吸引了Steve的目光。男孩对于各种汽车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光看那把车钥匙的设计就能看出大概价格不菲。

电梯不断攀升,Steve不禁疑惑这个家伙究竟要去哪里,他侧过脑袋打量起这个人来,却在此时与他的余光相撞,男孩对于眼下的境况做不出合理的解释,只能干咳了两声,似乎是要掩饰眼下的尴尬。

“咳咳——请问你去几楼?我帮你按吧?”

此刻身后的电梯门开了,男人正视他,冲他挑了挑眉,双手揣进卫衣兜里,笑起来的时候唇角有酒窝。

“我到了,孩子,谢谢你。”

他说罢,走出电梯,与自己擦肩而过,随着他的步伐,四周的空气残留着他口腔里蓝莓与奶油混合的甜香,混杂着薄荷糖清苦的味道,逐渐弥散在他周围。

Steve晃过神,伸手挡住就要合上的电梯门,提上袋子快步走了出去。

他正从口袋里摸着他的钥匙,就看见那个套着宽松卫衣的背影钻进他隔壁的房间关上了门。

Steve一边将钥匙插进锁眼,一面听见旁边屋内从里反锁的声音。

新搬来的?好像没见过。

他灰溜溜地走进房间,反手将门上锁,放下身后的包,丢到沙发上,拎着那一大包塑料袋走进厨房,将东西在冰箱里一一排好。

男孩仰面顺势栽倒进沙发,蹬掉球鞋,顺手抓过身旁的一个枕头抱在怀里,畅快地舒了一口气。

家,舒适的家。Steve觉得自己简直累得快要散架。明天就要开学,他却好像还是懒懒散散没什么准备。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天,他本来和Wanda约好打完零工之后一起到郊外去写生,以准备入学的作业,结果因为对方突然被提醒要去准备新学期住宿需要的用品而泡汤。他来来回回也没有采到满意的景,孤零零地去,孤零零地回。这确实不像是什么好兆头,Steve沮丧地揉了一把汗涔涔的头发,收拾好背包之后光着脚走进卫生间冲一个澡。



Steve觉得一向守时的他可能会在大学生活开始的第一天迟到。他的手机被他收拾的时候一起塞进背包里并放在了沙发上,他早晨醒来的时候那家伙还在很称职地叫着,不过那已经是推迟了四十五分钟之后的铃声。

这真是个悲催的开场,Steve,你跑得满头大汗,甚至还没来得及啃上一口面包,才勉强赶上了最近一班车。

录取Steve的是一所综合大学,勉强算一个B类的重点。他的艺考成绩相当优异,别人说他天赋异禀,只可惜理科拽了他好大一截的后腿,他的父母都觉得有些可惜,不过他自己倒是不甚在意。

那些公式看得他头疼。

Steve匆匆问过门卫大叔之后跑进了教学楼,报名的教室在顶层,男孩穿着格子衬衫,背着挎包两步并作一步地往楼上跑。跑到拐角处的时候,一个突然窜出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

男人突然脚下一绊,失去平衡,重心前倾眼看就要磕到眼前的台阶上。

完蛋。

“嘿!”

男人睁大眼,眼疾手快地一把捞起他的胳膊将他拖住并拽了起来,在目光交叠的瞬间他的神情有些波动。

“Umm…你是…昨天那小子?”

Steve好像还没太缓过神来,胸腔因为适才的惊险扑通扑通跳得剧烈,他木讷地看着对方,与昨天的印象不太一样,男人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西服外套,里面是不怎么低调的花衬衫,浑身仿佛熨得笔挺,碎发都被整理到脑后,鼻梁上顶着一副黑框眼镜,没了那副漫不经心的懒散模样,隐约还散发着一些生人勿近的气场。

他在Tony关切的目光下显得有些懵懂,反应迟钝下意识地冲他点了点头:

“是我,先生。”

男孩抬头看着他,还带稚嫩的脸上眉头微皱,稍显老成。

Steve有些不明所以,于是说话的时候似乎也没怎么过脑子,后知后觉地在听到自己的声音后才感觉不对。

“您是学哪个专业的…”

“噗嗤——”Tony被这傻小子逗笑出声,Steve自觉尴尬,呼吸不太顺畅,脸颊烧的滚烫。他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对方扯了扯胸前的领带,食指装模作样地摸过自己的喉结,清清嗓子。

“谢谢你把我想得这么年轻?我…”

他又笑了一声,Steve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是讲课的,不是听课的,孩子?”

Steve撇一下嘴,对于对方对自己的称呼稍感不满。

“走路小心一点,你这是要赶着去参加谁的婚礼?没遇见我你可惨了。”

Tony似乎一点也不同情他的遭遇,口气里充斥着漫不经心的调侃。

“我要迟到…”

“迟到?信息发送的是上课时间,今天没有安排课程,你学什么专业的?”

Steve满脸被愚弄的错愕,他食指沮丧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小声说道:

“设计。”

“噢,难怪你昨天背着那个包。”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语气似乎有些失落。

Tony低下头笑起来,手指捏着下巴若有所思,突然显得安静,这时臂间的文件袋滑落到地上,Steve眨了眨眼,在他之前将其捡起来递向他。

Steve注意到文件夹上的名字,那个姓氏让他觉得隐约有些熟悉。

Stark?

“招生办的负责人应该还没打算去吃午饭,那里有各个专业的课程表,签到之后就可以先回宿舍…噢不对,你应该不住校吧?”

男孩撅一下唇,耸耸肩面色有些无语:“是的先生,我就住在你隔壁。”

Tony挑眉眨了眨眼。

“我知道,真不巧,新邻居。”

他口袋里的钥匙微微作响,好闻的香水气息散发开来,他凑得有些近了,鼻息温温热,让Steve忽然有些不自在。

“老师,我想我得走了。”男孩心不在焉地冲他打了个招呼,就径直向上窜去了。心跳难以抑制,那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Tony不明所以地撅了撅嘴,低头看了一眼手表,适才的神情松垮下来,径直向楼下走去。


Steve走出大门,手里攥着抄录下来的作息时间和课程表,正当他停留在巴士站那里观察着站牌,背包里突然响起短信的提示音。

“Steve:很抱歉昨天放了你鸽子,我知道有一家蛋糕店可以自己烤饼干,作为赔礼,一起去吗?我掏钱。”

饼干?他对饼干其实没什么兴趣。

他想了想,敲敲打打,编辑出去。

”好啊。“


Tony风尘仆仆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走出电梯,远远看见自家房门上贴着什么东西,他原以为那是哪个无聊的人到他家门口贴的小广告,走到门前才发现那好像是一袋…

饼干?

好吧,他大概知道是谁搞的鬼了。

精致的礼品包装袋被他用透明胶不太精致地贴在房门上,一旁贴着一张灰白色的便签,字迹清秀透着力,是用浅蓝色的圆珠笔书写的:
“自己做的(大部分是?)欢迎新邻居,相处愉快。”一旁被他画上了一个简笔的笑脸,还有一个自己的…漫画形象?并用箭头批注:“胡子挺性感。”

Tony将其取下,看过上面的字之后不禁失笑。

“小鬼。”

他从衬衫胸前的口袋里拿出钢笔,在他的字迹下面写到:

“饼干我先收下了,明天到我班上集合,别迟到。”

他将其贴到一旁那扇干净的门上,随机觉得不对,如果这小子明天出门才能看到,那我的警告不是毫无意义?

男人不甚在意地笑了笑,将饼干袋子握在手上,关上了房门。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