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女

仰望早就失去的雷雨,是不再为我哭泣的残忍云色。

-盾铁-The Stolen Day

悄悄存文 发出来吧 不想修了 感觉也没啥好推敲的@ @

来场约会吧

The Stolen Day

是不是因为预见了失去,所以才会格外珍惜。

Tony一觉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雨已经渐停,阳光透过云层之后小心露出斑驳的痕迹,床脚的酒瓶已经不复存在,只是身旁手机屏幕上的裂痕依然清晰。Tony看着那道痕迹,不经意间又红了眼睛,他放弃,颓然地想要再度睡去,然而,此刻他依稀在清晨的鸟鸣声里分辨出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那是什么?像是他的水果刀正在切着黄瓜的声音,还有水在高压锅里滚开的声响。他有些茫然,随后恐惧如潮水般涌来,他带上手上的斥力炮,托着身心俱疲的脚步走了出去,像只害怕受伤的残疾动物一般警惕。

“谁在那里?!”

Tony举起手臂,厨房传来碗碟打碎的声音,Tony透过那层玻璃,静静地,木讷地,神情恍惚地注视着面前那个熟悉的,悲怆的,不该存在于他视线的一切。他的金发,他的蓝色眼睛,他的手仍旧持续着端盘的动作,神色的温柔里充满了困惑,好像有些被吓到了。Tony觉得有什么东西,潮湿的,粘稠的,肿胀而肮脏不堪的,溢满了他的喉口,他不敢呼吸,甚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去。

“Tony?”

Steve正眨着眼睛不解地看着他,多好看的那一双蓝色的眼睛,他都认为他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见到了。

“大清早的,你举着那玩意出来干嘛?”

他好想放声痛哭,可是他甚至连呼吸都来不及。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就在昨天。

就在昨天,他们确认了美国队长的死讯,尽管电话那一头的人尽力以平缓的语气,他还是接受不能地对着电话那头破口大骂,控制不住地扯着嗓子吼叫,可是就是哭不出来,或许就像一枪命中了要害的鹿,当即死去,连痛苦都来不及回转。

昨天晚上他打翻了酒柜,斥力炮轰炸了墙壁,他的别墅被他完美地破坏得一片狼藉,好像那真的能让他难过起来一样,可是印象里他的放声痛哭,已经是在宿醉之后了。

那么到底哪一边是梦境,是眼前的你,还是我自己?

Steve?

“Tony…你还好吧?”

Steve神情忧虑地看着他,他跨过碎片,迈开步子,迈开步子走到他身边,用他温热的掌心抚摸Tony被不自觉的泪痕浸湿的脸,他绵长地呼吸,深深地看着他,随后一把将他抱进怀里,手掌耐心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别怕,别怕…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它们都过去了,别想了,看看我好吗?Tony,你看看我。”

Tony木讷地挪动着神情,抬眸注视他的眼睛,他不会错,就算分开一百年一万年他也不会错认那对眸子里的眼神,不会错失那个老顽固神情里复杂的情感。

“不管你的梦里发生了什么,我就在这里,好吗?”Steve抱着怀里发抖的Tony,拍一拍他的背脊,撩起他乱蓬蓬的头发亲吻他的额头,他真害怕自己不在的时候Tony会再次精神失常,可是他对此却无能为力。

他突然有些无助,无助滋生了内心的坚强。

Tony没有说话,他不愿意思考,只是看着他,本能地追寻了自己内心所向往的答案,他轻轻笑了一下,回抱住了他,眼泪困在眼眶里,锁住了,他安静地呼吸,害怕一点微小的动静都会将自己惊醒,他安慰自己,并选择了盲目的乐观,他伸出手,捏着Steve的脸,假装生气地瞪了一眼他:

“你昨天都没回来。”

看着对方抬起头,那一双蜜色的水波重现在自己的记忆里,Steve眨眨眼睛,无奈地笑了笑。

“我忘了,对不起。”他的声音因为Tony正掐着自己的脸颊而有些怪异。

小胡子男人得寸进尺,踮起脚来凑到他的耳边:

“没诚意,你不如带我去先咖啡厅吃一顿再说。”

Steve沉默了一会,他垂下那对好看的眼睛,失神地看着他,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睫毛又再度好似落满了星星。

“好。”

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有话要说,Tony满心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拧着眉毛警告他不要吃太多的冰激凌,可是这次他没有。他只是抱着他,轻轻地在他耳边说着。

“不过至少再这样让我抱一会吧,Tony。”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Steve的这句话,将音压得很低,很小,没什么底气,黏黏腻腻,像是撒娇,他几乎没有这么说过话,Tony依然从里面听到了一丝丝轻微的颤音,那个男人将脸埋进自己的肩窝,轻轻浅浅地呼吸。

真好啊,他的温度和呼吸。Tony想。他不知道他们像这样抱了多久,空气都是凝结的,时间的流转却丝毫不显漫长,他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甚至贪恋着眼下这一幕成为永恒。

“你不会走的,对吗?”Tony小声地问。

“我一直都在这里,你所恐惧的只是你的梦境。”Steve松开了他,沉默地走向厨房去收拾刚才的狼藉,Tony仍死死地站在原地,按照他们的说法,他此刻应该去换身衣服,可是他总是不安,总是觉得他只要一闭眼睛,眼前的一切就都被抹去,只剩下倒下的酒柜和破碎的墙体。

“发什么呆呢?你穿成这样我可是不会带你出去的。”

Tony觉得自己不太正常。他觉得不出去也好,只是这样一直监视着你也好,总比你擅自溜走了要好。

“这本来就是你家,你就是不这样看着我我也走不了啊,去换衣服,快去。”Steve无语地冲他笑着,Tony没有眨眼,他埋下了脑袋,再抬头看他,迟疑地进了房间。

“记得把你手上那玩意拿掉——”空气突然出奇地静,Steve埋头捡着碎片,神情恍惚,无力地叹了一口气,丝毫不觉他的手指已经被碎片划伤,鲜红的印记兀自浸进陶瓷纹路里。

已经是秋天了,Tony穿着那件他以前常穿的连帽卫衣,走在树叶投下的阴影里,时不时就要回一下头看看身后的Steve,他像个小孩一样乐此不疲地踩着那些枯黄的落叶,揣着兜,在秋天的晴日里逆着风,红着眼睛,走到了那家他常常会去的咖啡厅。

人群来来往往,门铃声响了又停,Tony站在台阶前,一动不动,像个复位了的提线木偶,揣着兜,深深地呼吸着,望着那块熟悉的招牌。他仍旧觉得不太真实。

梦里这个地方已经化为一片废墟,被来来往往的推土机所清理。

“你确定要在这样的天气吃冰激凌?”Steve将手放进大衣口袋里,说话间又回到了往日那怀疑调侃的语气,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有些荒唐。Tony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去看看心理医生。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的暖气徐徐地向他扑来,他放下卫衣的帽子,像往常在这里点餐时一样略微摆起谱来,Steve的双眼眯得狭长看着他,悄悄笑起来。

“一杯意式浓缩,一杯…热牛奶好了,两个蓝莓口味的甜甜圈,你这里有马卡龙么?…”Tony有些失常地兴奋起来,Steve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口,目色平静,朝他摇了摇头。

Tony掏出卡付过钱,和Steve一同朝一个靠窗的双人桌走去,Steve微垂着头看着他,轻柔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似乎问得漫不经心:

“热牛奶是给我准备的?反正我觉得你不会喝那玩意。”

“废话,不过有一点你倒是说错了,有时候我挺喜欢喝牛奶的。”这次Steve没有说话,Tony拉开椅子坐下,身旁的窗户微微开着,秋风凉爽,阳光将他的影子投到桌面上,如他此刻的心境,格外明亮。

Steve与他面对面,他认真地看着他,似乎从头到尾都是,一双手交握着指节不安地来回摆动,Tony见状按住了他,将自己温热的掌心覆盖在他的手上。

“Tony,等会我可以尝尝你的甜甜圈吗?你放心,我不会吃太多。”Steve眨了眨眼睛,眼神里似乎充满了迫切的期待和好奇。

“Wow我没有听错吧?美国好青年也要吃垃圾食品了?”Tony两眼放光地凑上前去,打趣地冲他眨着眼,嘴角的笑好像还有点讽刺的意思。

“总是要有新的尝试嘛。”

“我佩服你Steve,勇敢迈出了走出你无趣人生的第一步!”Tony笑起来的时候阳光在他的酒窝投下阴影,Steve静静地看着他,就像过去的每一日他悄悄地注视着他一样,好像不带情绪,又似乎轻易会被微风吹起涟漪。

点餐的盘子被搁置在他们之间,Steve端走了牛奶,Tony拿起袋子里的甜甜圈,真的十分小气地从那上面掰下来一小块,伸出手想要递给他。可是Steve并没有用手接住他递过来的那一小块甜甜圈,而是直接向前探着身子吃进了嘴里,就好像Tony在喂他一样。

Tony有些惊讶,惊讶里似乎也有些哀伤。

“你以前从来不这样,Steve。”Tony眨着眼睛面露疑色,那些尖锐似乎又回到了他的神色里,去构成那个完整的他自己。

“似乎不赖,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是甜了点。”

Steve嚼了嚼之后吞咽下去,连忙拿起杯子嘬了一口牛奶,等他清理完口腔,他放下杯子,慢悠悠地开口。

“人是不能只活在过去的,Tony。”

“我希望你以后……”

Tony 见状连忙啃起手中的甜甜圈,挥着手打断了他。

“在你开始你的长篇大论之前,我们为什么不把宝贵的时间多放在享受眼前的美食上?”Tony将自己的脸颊塞得鼓鼓囊囊,皱着眉面露一些不满,生闷气似的哼哧哼哧解决起手上的甜点来。

Steve没有再说话了,他看起来似乎有点受打击,低头嘬着手中温烫的牛奶,Tony透过包装袋看着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太舒服,或许是后悔了吧。自己从来都没有耐心听他说些什么他自己觉得假大空的话,但是他总觉得这次Steve是想要向他表达什么。

Steve只是想要再多嘱咐他一句,学会抛下过去的包袱,投入到未来的生活里去,虽然对于他这样的人好像嘱咐多少遍都是一样的,不过至少,让他与时间博弈一场,再多说一句好了。

Tony有些不好意思地拿起一旁的咖啡灌了一口,心不在焉地吞下了最后一小块甜甜圈,他将油腻腻的手指往餐巾上擦了擦,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胳膊。Steve回过神来,他刚才的神情就好像灵魂环游了世界一周才刚刚回来,Tony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而这次Steve变得相当认真,似乎还有些生气,Tony 不知道他只是在生自己的气罢了:

“我的心事就是你的精神状态……”

“瞎担心什么?我现在挺好的,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那么弱啊?像那些哭哭啼啼的小鬼一样?”空气里似乎有火花在蠢蠢欲动,Tony似乎被惹怒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眼前的Steve似乎与他印象里的相差甚远,令他想要刨根问底,就当他认为彼此就要针锋相对的时候Steve垂下了眼睛。

Tony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就在自己眼前,又好像很遥远,他没脾气地站起来抱了Steve一下,Steve拍了拍他,然后又再度松开。

“好了,我相信你能…”Steve自言自语,而Tony此刻的目光却定格在店内墙壁张贴的那一堆广告上,他回过头来看着他,又再度将目光聚集在那面墙上。那是一张电影的海报,画面上是二战时期的制服,Tony的目光没有挪开,他有些发神:

“Steve,你说你会喜欢这种片子吗?感觉肯定很怪异。”

Steve看看海报,再看看他,不露声色地将手掌叠上他的掌心。

好在电影院的人并不多,最近的场次还有座位,不用白白浪费时间,Tony跑到柜台去买爆米花,Steve就捏着两张票坐在那里,显得安宁。直到Tony端着大份的爆米花拿着两份可乐笨拙地朝他走过来,Steve不解地皱了眉。

“你买这么多干什么?”

“嗯?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人啊,大不了我一个人吃双份,既然你忍心看着我长胖的话。”Tony不甚在意,抓了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甜腻的香味弥散开来,有人突然觉得心头有点酸。

Steve突然拿这个家伙没办法,他隐约记得这小子以前没有那么难对付的。

不出他们的所料,电影的内容果然不甚了了,Steve甚至觉得浮夸到不堪入眼,不过似乎他们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电影上,Steve的手时常和Tony同时伸向爆米花桶,就好像这真的是一次次重叠的巧合一样。不过Steve几乎不会吃,大多数时候他都将手里裹着糖浆的炸玉米放到Tony的手上,看着他塞进嘴里咀嚼,或是悄无声息地放回桶里。

或许是电影院的氛围有些暧昧,或许是他们本就各怀心思,他们逐渐感到四周的气氛都微妙起来,他们隔着一张椅子,却好像在不经意地向彼此靠近,Tony的头发时不时会蹭到Steve的脸颊,Steve的目光时不时落在他的身上,甚至有温热的呼吸流窜在他的耳侧,他们的指节总是无意间碰到,在这场不太安分的电影里,两个人也显得浮躁,到了后来,Tony干脆与Steve十指相扣放到他们之间的扶手上。

Tony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影厅里的通风不好,他们交握的手心出了汗,Tony的脸有些热了,而Steve的神情却过于平静。

疼痛在平静下嘶鸣。

从影院出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下午三点了,Steve拉着Tony的手,带着他上了一辆大巴,他们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哪个角落里,Steve却也不说在哪一站下,要去到哪里。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起,Steve放松地闭上眼睛,秋风从窗外漫进眼底,阳光落在他的睫毛和眉心。Tony侧过脸,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人说话,阳光很暖,手心里都是汗。

Steve带着Tony下了车,他走得有些快了,就好像有什么在驱使着他快点向前走一样,Tony皱眉,有些想松开他了,可是他这才发现Steve将他攥得很紧,Tony不太高兴,他不喜欢被动的感觉,就当他想要甩开他的时候,Steve已经停下了。

他们向前张望,那是一片湖,平静的湖,只有微风撩起点点水波,这周遭的空气湿润宜人,Tony不自禁地深深呼吸了一口,而Steve平静的目光有了些起伏,秋风将他的头发吹乱,让他的声音有些朦胧不清。

“我知道一个地方,其实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我就是,一直想带你来看一看…我偶然发现的,与这个拥挤的城市不太一样的地方。”

“嗯?什么地方?不会是什么上个世纪古早无味的建筑之类的吧?”

Tony的眼角泄露狡黠的光,似乎在赤裸裸地质疑他的品味。

Steve没有再说话,他带着Tony一直走一直走,走到这片湖泊的某一个角落,那里有两棵高大的柳树,只不过在这样的季节显得有些破败了。

“Um…去哪?”Tony不明所以地侧过脸看着他,可是那家伙只顾拉着自己往湖泊里面走去,Tony受不了地皱起眉,马上就刹住了脚。

“你疯了?!我可不想在这样的天气陪着你感冒Steve。”

Steve只是回头看着他,在阳光下他投过一个清浅的笑,语气好像是一种劝慰,又似乎是一种恳求。

“相信我,Tony,朝下走。”

男人翻了一个白眼,屏着气试探着跟着他的步伐向下踩去,Steve扶着他,预计中的冰冷潮湿和下坠的感觉并没有来到,他的双脚踏踏实实地踩在了一块石头上。

嗯?Tony觉得有些神奇,Steve看着他逐渐放大的瞳孔,笑了:

“下面你要是不仔细跟着我走,很可能会扑通一声变成落汤鸡。”

那段路还挺艰难的,两个人颤颤巍巍走了许久才落到Steve说的那个地方,这一次Tony的脚实实在在地踩在了干燥温暖的地面上,他睁大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Steve口中的秘密。唇角不自觉地微微张开。

那就像是这片望不到边的湖面上突出的一块超级大石头,只不过脚下是泥土,踩着是有些柔软的,这里绿荫丛生,似乎不同于外面萧瑟的秋季,气候也温和许多,他看见眼前飘过白色的蒲公英,轻柔的飞舞就像是冬日里的柳絮。风将那棵老树的枝叶刮得飒飒作响,Tony不知怎的突然联想到Steve站在这一切中间的样子,那是一幅安静而灵动的美好画面,Tony笑得甜蜜,一屁股坐进身下的泥土里。

Steve蹲下身,冲着他笑,似乎有些骄傲:“喜欢么?”

“Um…觉得还行。”Tony正四处张望着意欲接住一小片飞絮,Steve突然将脸凑了上来,那一双眉目宁静,悠远,严肃,焦虑,携着呼吸不断向自己靠近,而Tony则注视着他,自然而然地将脸孔与他贴近,好像两块磁铁,生来就该互相吸引。

Steve吻了他。

飞絮痒痒地,让他想要打喷嚏,男人笑了起来,Steve闭上眼,捧起他的脸,四周只有风声,和他呼吸的声音,他身上干净澄澈的洗涤剂的味道,与这片土地上泥土与绿荫的芳香糅合在一起,Tony觉得眼角湿润,有什么东西抑制不住地就要出来了,那是他的爱意,是他的恐惧,是他心底轻轻浅浅的声音,Steve的呼吸很深情,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他融为一体。

Tony有些忘了呼吸,直到那温热的唇舌脱离了自己,男人眨了眨那一双蜜色的好看眼睛,神色里充溢着惊喜,可是Steve好像有些木讷,那双眼睛毫无防备地溢出了一些悲怆,还有自责。

这让Tony有些不自在,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些恼羞成怒。

Steve的眼角噙着水光。

“对不起。”

Tony还来不及反应,Steve抱住了他,托着他的脑袋将他的脸埋进自己的胸膛,Steve的心跳很近,他身上的气味太过清晰,Tony突然不明所以地涌出泪来,浸湿了Steve的衣襟。

“我不是故意的,Tony。”Steve轻轻地说,仿佛自语。而Tony闷在他胸膛里的声音好像带了一点哭腔的黏腻:

“你在说什么啊——”

Steve摇了摇头,抚摸着他的发丝,埋下头小心地亲吻他的发顶,Steve不动,Tony也不动,他们都不说话,静静地跪在那里,四周有水声,风声,和彼此的呼吸声。

Tony从Steve的怀里醒来的时候,天幕已经有一些暗淡,湖面泛滥着昏黄的暖阳,有鸟儿从他们的头顶窜过,Tony抬起头,Steve一直看着他,只是这么抱着他抱了很久很久,他的温柔和抗拒都让他捉摸不透,Tony眨着眼想要去摸他的脸,却被Steve握在了手心里。

两人眼下都平静下来,仿佛不再去思考下一秒的事情,Steve将他杂乱的额发整理,静静地看着他。

“Tony,我想去教堂,想要听听那里的钟声。”

“可以。”Tony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他们站起来,适应了长久未动的身体,踏上返程的路,Steve依旧那么小心地将他的手攥在掌心,扶着他再次找到那两棵柳树。

他们风尘仆仆地赶上最近一班车,Steve似乎是计划好了,他拉着Tony下了车,乘着夜色,沿着一条林荫小路,散步似的向另一头走去,夜晚的风有点凉,Tony裹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而Steve则伸臂抱住了他。

远处有零星的灯光,冷色和暖色的光点交错着,在夜色里显得遥远,远处教堂的钟声响了十一下,Steve忽然抱得更紧,似乎有些紧张地加快了些步伐。

教堂的灯光过于刺眼,让Tony觉得自己还在梦里,虚虚实实,除了Steve的体温,什么都是那么飘渺。明明室内的温度要更暖一些,Tony却打了个寒噤,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催促着他,吸引他向里走去,又同时恫吓着,驱使他远离这里,到外面去。

Tony 就这样矛盾地跟着Steve走着,Steve松开他,牵着他的手,越过主殿那一排排神圣的座椅,牵着他走上台阶,站在那耀眼的灯光之下。

那仿佛一个仪式,一个温暖,绵长,又遥远的仪式,充斥着炙热,又透着些冰凉,Tony侧过头小心地看着他,Steve的双眼注视着前方,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轮廓松弛,看上去很孤独,而Tony似乎对那份孤独感同身受,他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有些缺氧,似乎有什么沉闷的感受在捣碎他的心脏。

Steve闭着眼,好像有些不敢看他,他的眉眼似乎没有这样僵硬过,他粗重的鼻息从他的胸膛窜过,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像是怕把什么震碎,绵长有疲惫。随后Tony看着他的神情逐渐安宁,他唇瓣微启,声音沙哑黏腻,不似记忆里的澄澈清明。

”对不起,我骗了你。”

“其实我才是你的梦境。”Tony听着他的声音似乎染上一些哭诉的情绪,一时做不出什么反应,Steve闭着眼站在光里,可是眼下的Tony却没有了触碰他的勇气,他呼吸着不属于自己的空气,掉落进本不应属于他的感情里。

Tony的神色有些暗淡,他垂下眼帘,握着Steve的手,将它放在了自己胸口,心脏跳动的那个位置,他的气息颤抖着,唇角的笑容依然甜蜜:

“你是怎么做到的?…”Tony发现自己喉咙里酸胀的哭腔是他自己控制不了的,但他已经不甚在意,他抬起头,勇敢而坚定地看着他,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地呼吸。

“看着我,Steve,没关系。”Tony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有什么要从他的喉咙跃出去,Steve睁开眼睛,侧过头看着自己,灯光下他笑得很好看,也很遥远。

“我用一些代价,从某人手里换回一天时间,做了我想做却没能做的事情。”他的眼角有了泪,指节却将他攥得很紧。

"这一天……是我偷来的。"

“我是不是很自私?”Steve的声音有些哽咽,事实上他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他握着Tony的手臂微微发抖,抑制不住他压抑的呼吸,微笑的唇角有些扭曲,只是紧紧地把他攥在手里。

“那它们还会不会从我的记忆里消失?”

Steve终于有些绷不住了,他背对着Tony的眼角溢出泪水,弄湿了他的下巴。

“不会…傻子,它们不会…消失。”

Tony觉得有什么东西终于从他的眼角溢出来了,他感到疼痛,却异常温暖,温热的液体掉落到他们交握着的手背,Steve看见他笑了,似乎笑得很开心。而那笑容也恍惚温暖了自己。

“没有关系,老家伙,你不用担心,就让今天留在那里吧,不会消失就好了,我不会忘记的。”

我不会忘记,这不属于我的记忆。

“就当我是,欠了你一天的约会。”

“现在我们两清。”

Tony说得决绝,转身抱住了他,Steve将Tony揽在怀里,他抑制不住地亲吻Tony的额头,他的面颊和他沾了泪渍的唇。然后他将额头靠在他的额际,发出低低的笑声,抚摸着他的脖颈黏糊着低语:“我很快就要实现我最后一个愿望了。”

他的话音落下,教堂的钟声随即响起,Steve将一块怀表放在了Tony的手心,Tony握着他的手,教堂的钟声敲了十二下,他的掌心没有了他的体温,他看着他似乎一点一点变得透明,他忍着酸涩,努力地笑着。

Steve企图最后一次触碰他,他的手心从Tony的面颊透过,流逝,他无奈,却始终对他扬着嘴角:

“再见,Tony。”

直到眼前再没有一丁点零星的痕迹,Tony知道他又回到了那个最真实的梦境里,他的泪水蓄在眼眶里,所有的一切都朦胧不清,直到他的视线再次聚焦看清了手上那个铜制怀表上面凹凸不平地刻着。

The Best Tony·Stark。

啊,那滴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Fin

评论(2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