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女

仰望早就失去的雷雨,是不再为我哭泣的残忍云色。

[Stony] The Diary


2018.4.15

那个家伙今天出任务去了,所以我才有那个闲工夫坐在这里写东西。现在,大厦里只剩我一个人。

啧,怎么感觉有一丝恋爱中的愚蠢少女的味道。好吧,虽然我也不是单纯为了写他的事。嗯,确实不是。

至于我为什么没有跟他一起去?事实上,只是我的盔甲出了些小问题,真的只是小故障而已。本来我是打算跟着他蒙混出去的,不知道怎么就被他发现了,我几乎可以怀疑就是布鲁斯那个家伙,两个烂好人和一个老古板大概就会像这样。写到这里脑子里又冒出那家伙那副神经兮兮的蠢样子,眉毛拧得我都怕他摁不开,他抓着我的手,眼里是不容拒绝的威严,队长的威严?或许吧。显然他知道我并不吃这套,我俩落单的时候他就穿着制服埋下头吮我的耳尖,**,他知道我最受不了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现在他的脸又钻进我脑子里了,一个穿着紧身制服的金发男人,高我一头,满身肌肉,低下头垂着眼帘温温地看着我,老天,还有比这更刺激的画面吗?谁能忍心拒绝呢?或许以前的我可以,但今天不行。

说起来,史蒂夫不喜欢和别人说起我们的事,多数人对我们的印象大概还停留在那次“内战”吧。除了布鲁斯和彼特,还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我们的关系。老博士如何了解的我们不得而知,至于彼特,那完全是一个意外,我早知道不该在大厦行那事。

史蒂夫好像很享受这个秘密,用他们那一代人的话来说,他大概把这称之为“隐私”吧。我不太理解,但明白他似乎挺看重的,就如他本人一样古老,原始,莫名其妙。不过我也觉得,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还是低调为好。

一不小心写了这么多,眼睛都有点累了,现在我要去煮壶咖啡,省得那家伙回来又得啰嗦。

至于这个日记,我得把它锁好,下次拿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么幼稚的东西不能让那群人看见。至于史蒂夫,那就更不可能了。

                                                                     托尼·史塔克

2018.4.17

现在是傍晚,我们才刚刚回来,托尼催着我上来洗脸,他去捣鼓那堆铁疙瘩了,那就待会再下去吧。

本子已经写过半了,原来我已经认识他这么长时间了。日记是从小就写的,不过这个本子是来到这个时代才有的。

今天托尼枕在我的腿上睡着了,在昆式机上的时候,我很庆幸当时我俩独独落在最后一架飞机上,不然我还真不太好意思一直盯着他看。他看起来累坏了,脸上有点脏兮兮的,额角有些血块,不过那不是他的血,至于是谁这么倒霉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他真的很强。

不过我不会这样告诉他,他已经够骄傲了。

他很少会像这样枕在我身上,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调侃我的膝枕有安神的作用。我笑着说那很好啊。他当时好像害羞了。

之后他每次失眠,我就会从床上坐起身让他睡在我的腿上,客观来讲,其实并不好受,因为怕惊醒他,总是会等到他睡熟的时候我才睡。那通常已经很晚了,我的腿也又酸又麻。不过我到不甚在意,甚至有点享受。

我们的关系愈发微妙,至于是从何时起的,我已不太深刻了,不过好在这并不会让我感到难堪或是无所适从,或者说,我甚至觉得我们之间的一切发展都在我的期望之中。

他的生日快到了,我觉得以他的脾气,那应该是盛大隆重的,只可惜我或许不会是他身边最耀眼的那个人。现在仍不是时机,动乱还未停止,我对于安稳的生活还没有太大把握。

不过以他的性子,会忘得一干二净也说不定,那也无妨,他还有我们。我想我已经准备好礼物了,我一向善于保守秘密。

那家伙催我了,我想我得停笔了。

 
                                                                      史蒂夫·罗杰斯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