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咕咕咕

一拳一个嘤嘤怪

我爱盾铁
我很愧疚
我喜欢他们
我想要尊重他们
而不是把他们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我写不出他们的关系
也写不出他们的美好
在我的能力无法做到尊重他们之前
我觉得写文会让我感到挫败

[盾妮/盾铁] 伴其一生 1

ABO生子

突然一股 xing 冲动 想写甜文 噫呜呜呜

就这么莫名其妙






Along Our Life/伴其一生



Steve神色黯淡地望着远处大战之后残余的废墟,转身扑向身后因战损而虚弱的人,触碰到他坚硬的盔甲。


感受到耳边呼吸的温度,男人咧开嘴颤颤巍巍笑着,双眼难得地蓄满了泪水。


美国队长跪在地上,将瘫坐在身下的钢铁侠牢牢护住,在逐渐散开的阴霾里,笑得明媚阳光。


“结束了,Cap。”


Tony脱力地喘着气,看着他,Steve高大的身影将他笼罩,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在现场所有人的胸膛攒动。


“一切都结束了。”Steve的脸上还淌着汗,不顾一切地将他的队友死死抱进怀里,满脸血污让Tony看不清他那漂亮的脸,他只是在对方的怀里,贪婪地享受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我们可以回家了,Tony。”


Steve那素来沉静的脸上浮现出流露着得意的喜悦,毫不掩饰地释放他所有的放松。


Natasha一双漂亮的眼睛望向远方如血昏黄的夕阳,听着后面两个傻瓜咧咧,会心一笑:


“我们可以有我们自己的生活。”


他们站在那片拥挤的废墟上,沐浴重生的第一抹朝阳。


Steve将伤痕累累的振金盾牌掷地,金属的回响里,好像是卸下了噩梦,又仿佛是拾起了希望。


“从此以后,世上再无超级英雄。”


迷迷糊糊有感觉,有一份蔓延的空虚。


Steve不是美国队长了,那他是谁呢。


Thor却只是一脸沉重地看着Loki权杖上遗落的,已不再发光的宇宙魔方。


“但愿如此。”Clint在人群中小声嘀咕了一句,引来大家一阵侧目。鹰眼会意地闭了嘴。


“Tony·Stark脏死了,Tony·Stark需要回去洗澡,叫神盾局和FBI那帮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吧。”说话的人说着打了个哈欠。


不知什么时候摸到队伍后面的Steve和Tony不知怎的黏在一起,队长脱下手套去捏Tony手上的盔甲。勾唇笑着,侧过头不断往他鬓边凑:


“既然我们赢了,你就可以答应我了吧。”


Tony打量着看了对方一眼,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流露出一丝与适才的绝望全然相反的戏谑,忍着笑故作不愿地撅嘴撇开头。


“行,愿赌服输。”


Steve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而这一举动令他反而皱起了眉。


“只是因为这样?”


Steve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眼里闪烁着追问的光,超级英雄语气里的失落感实在过于明显。


“当然。”


Tony很自然地摆出一张死脸,在余光瞥到对方平静面孔下那一点点僵硬透着可爱可怜的神色下得逞地笑一下,悄悄扭过头来将嘴唇在他脸上挤了一口。


“你觉得呢?”


Tony说着不再管他,浅笑着启动了装置,随着一束蓝光消失在Steve的眼前。


Steve呆在原地大脑当机,随着脸上爬升异样的温度,他有些恼火地闭上眼,疾言厉色地抬头看他。



“Tony,你!”Steve看着那盔甲越飞越高,摇着头叹了口气,蹲下身捡起盾牌。


“随你怎么想,我今天高兴,反正你以后跟着我了。”


Steve自顾自地看着他飞行的方向,听着耳麦里他张扬的笑声,全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落在了队伍后面。


“Steve,你们两个在那里商量什么呢,不回大厦吗?”


Thor用打量的神色看着他们,完全摸不着头脑。一旁的Natasha拍了下他的肩膀:“快走吧,别管那两个傻瓜。”


Steve皱眉站在原地,片刻跑步跟上队伍,当他与Clint并行时,耳麦里传来Tony沉稳的声音:


“现在是私人频道时间,Steve——”


“Cap,不恰当地说,你很辣。”


Steve觉得更加懊恼,这家伙又自顾自地开黄腔,根本不像在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啊——”


“**,我说不出那种肉麻的话——”


“反正我觉得和你生活在一起肯定很有趣,我想要和你共度一生,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因为我觉得你是对的那个人。哦或许吧。”


Tony说着垂下眸子。


“所以,晚上我在别墅等你,明天我们一起去民政局。”


Steve一时无法反应。


“Tony?!”


“哼哼唧唧什么?我不记得你有这么婆婆妈妈的。”


Tony好像有点不高兴了,Steve只转头看着他。


“虽然你总是觉得我是在胡闹,不过这次我可是认真的。”


“零点之前我要是没看见你人,那别说我的私人别墅了,你就给我卷铺盖从大厦滚出去吧——”


当天晚上23:59,Tony别墅的门铃响了,男人盘腿坐在沙发上,从靠垫里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唏嘘地苦笑一声。


Tony慢吞吞地摸索下沙发刹着拖鞋,打了个哈欠打开别墅的大门,双手抱臂靠在门框懒洋洋地打量着他。


“大兵你差点迟到了。”


Steve的眉宇凝了一些不容置疑的军人的严肃,随后他放松下神情,声音细细的,只是坚定不减:


“我从不迟到。”


Tony被那双冷峻蓝眸下暖绵绵的目光盯的头皮发麻,闭上眼小声嘀咕。


“话不要说太早。”


Tony已经自顾自地晃悠进了房子里,Steve走进来关上房门锁好,低下头神情严肃地盯着门口散乱的拖鞋看了很久,脱下了靴子。


他刚走进客厅,就看见小胡子的男人头发乱蓬蓬地拿着两个杯子走出来。


“我不行了,我得喝杯伏特加醒醒神,Cap,来点?”


他走到他面前的时候,Steve嗅到了他身上y沐浴露的味道,没有了男士香水的Tony·Stark,还是很好闻。


Tony不解地对上Steve一双僵硬打量的目光,不满地踩了他一脚。


“战服都不脱,你认真的?”


Steve看着他,突然从心底滋生出一阵不祥的预感,皱起了眉,伸出手想要去夺Tony手中的酒。


“Tony,这么晚了,不能喝酒。”


Tony不满地晃着脖子,哼哼着躲开了他:


“你看你又来了——”


笨蛋,如果我不喝酒,你永远都不会碰我的,胆小鬼。


Steve懊恼地被对方一屁股推到沙发上的时候,他已经自顾自地拿着酒瓶灌了一口。


Tony,我不想不清不楚地,就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不想再伤害你了。


Tony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嗝,他跪在沙发上,将Steve限制在身下。


Steve觉得他可爱,只伸手掐着他的脸,抚摸他扎手的胡须。


随着Tony逐步靠近,他神情僵硬地看着他,Tony被酒滋润过的唇瓣呈现妖冶的鲜红色。Steve正难受,那混蛋还不知死活的砸了砸嘴,垂下眸子看他。


“小处男...”


Steve闻着那股刺鼻的酒味,耸着鼻子。


Tony说着皱了皱眉,又不不明所以地笑了,唇角向他的鬓边靠近:


“哦不,老处男。别紧绷绷的。”


男人的一只手揽住Steve的脖颈,紧张地呼吸着,将整张脸和不知所措的神情都埋进了对方的肩膀里,他微微颤抖着。


“Tony?”


Tony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喜欢他的眼睛,喜欢他不工作的时候傻乎乎的样子,他喜欢他的呼吸靠近自己的感觉,他喜欢在密闭的空间里听着彼此压抑不住的心跳,他喜欢他像个老妈子一样不停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


你的手机我没丢。


是不是我不说出口,你就不会知道。


可是我说不出口,**,这种奇怪的话,从我们朝对方出手的那一刻,我就再也不能坦言了。


他于是抬起了头,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因酒精的刺激泛着红,他不肯放过的盯着Steve,有一些压迫的霸道。他咧嘴笑一下:


“我又不会吃了你——”



TBC


下章发车 兵贵神速



日常瓶颈 不造写啥 自娱自乐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