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咕咕咕

一拳一个嘤嘤怪

我爱盾铁
我很愧疚
我喜欢他们
我想要尊重他们
而不是把他们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我写不出他们的关系
也写不出他们的美好
在我的能力无法做到尊重他们之前
我觉得写文会让我感到挫败

【盾妮/盾铁/Stony】记发烧这件小事

今天去上海啦

摸个段子 吸吸盾妮气 祝我好运QAQ!!

大概ooc 因为我淡圈很久很久没看作品人设都没那么清晰了......

在回归边缘试探







记发烧这件小事





能在你面前做个孩子又何尝不是件幸运的事。








电磁炉滚开的咕噜声忽远忽近,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从身边窜到另一头又窜回来,男人强忍着呕吐显然不耐烦地皱起了眉,睫毛颤动着怎么也无法安稳地合上。


这家伙就不能安静点吗。


Tony烦躁地将指节插入有些汗湿的发隙,随着指节愈发用力,在Tony觉得自己就快发作的时候,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微微发力将他的手拿开,然后就是一阵冰冷的,湿润的触感。


Tony不自觉打了个激灵。


Steve攥了攥男人软绵绵的手,向上轻轻托着,Tony只觉得自己的背已经和沙发融为了一体,拧着几次无果。


“起来,把药吃了。”Steve皱着眉,令他本就不松快的神情更加严肃。


“不...我好累。”


“起来——”男人的声音里有了一些不耐和威胁,带着一点无可奈何的妥协。


“不起来。”Tony连眼睛都没睁开,好像就想这样和对方拧下去,嘴角却若有若无藏着调皮的笑。


对方兀自安静了,Tony自觉得逞,只想着快快睡去,突然肩膀一阵骚痒,突如其来的拉力让Tony条件反射地睁开了眼睛。


该死的。


Steve此时的脸大概就和灾区破碎的砖块差不多烂,由于刚才的动作,额头上的湿毛巾掉到了腿上,将被子浸出一片深色的水渍。


“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Steve一手托着自己的脑袋,另一只手从旁边的沙发上拽过两个靠枕放在男人的身后,小心地将他放了上去。


期间Steve的胸膛靠得很近,Tony能清晰地嗅到Steve灰色衬衫上洗衣粉的清香。他甚至觉得自己烧得更厉害了。


Steve坐在他的腿侧,从刚才咕噜咕噜乱响的水壶里到出开水,兑些冷水,然后晕乎乎地Tony听到了指节掰开药板取出药片的声音,毫不掩饰地做了一个嫌恶的表情。


Steve把那东西端过来了。


那足以毁灭他的味蕾的东西。


“拯救世界的精英不需要吃药。”男人孩子一样地鼓起了腮帮,Steve只觉得滑稽,失笑一刻,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回退,一副不容拒绝的神情。


“生病的Tony·Stark需要吃药。”


他的眸子平静地望着对面窘迫的家伙,闪烁着一些温柔。


“乖。”


这一声乖弄得Tony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瞪了对面猫似的的男人一眼,好像是被逼迫着接过了药。


Steve,玩我。


男人无奈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水,Tony那生闷气似的呆板的脸映在他冰蓝色的眼底。


“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哈?幼稚?你惹恼我了大兵!咳咳咳......”Tony佯怒瞪视他,提高了嗓门想要凸显自己的气势,刮擦了喉管咳得停不下来。


Steve见状忙绕过他的肩膀拍着他的背。


“病那么重还不去医院,傻吗。”


“让别人知道Tony·Stark因为感冒去了医院多丢人啊。”Tony有些气鼓鼓的,好像很难为情。


“这有什么好丢人的,真不知道你脑子里一天在想些什么。”


“哈你还好意思说我,要不是昨天半夜你摩托车疯了一样地骑我现在能这样?”Tony不满地嚷嚷起来。


“说起这个Tony,下次你要是再敢拉着我去夜店,我......”


“你就干嘛?嗯?”Tony有些挑衅地凑上身去,一双大眼睛透着狡狤灵动的光,尾音上扬,颇有些戏谑的意味。


Steve迟迟没有动作,Tony皱眉凝视之间,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Steve眼底变幻的情绪,就有一只大手从他的后脑粗鲁地牵着他与对方的唇齿相撞。


男人感到一瞬间的窒息,深色的瞳孔流溢出诧异的神情,象征性地用手掌推搡着对方的胸膛,Steve只觉有什么地方顶了出来,反手将箍地更紧。


Tony半推半就地接过这个吻,不算太缠绵,Steve的动作渐渐温柔,Tony静静地看着眼前男人沉醉闭上眼的神情,浅金色的睫毛微微颤抖着,Tony不自觉放慢了呼吸。耳边的喘息声暴露了两人心下躁动的心绪。


眼瞅着Steve有了一丝松动,Tony炸毛似地推开了他,脸上的红晕显得可疑,Tony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的身形晃晃悠悠地看不太清。


“Steve!你傻了吧!”


“我就会让你知道,早上起来看着地却下不来床是什么感觉。”这次换作是Steve一脸好笑地看着他,唇角的笑却甜甜的显得可爱。


Tony眯起眼睛,质疑他所看到的一切的真实性,就这么专注地看着他。


“Steve,你是不是也发烧......”男人只觉得脑袋一沉,向前就要栽进对方的怀里,Steve抬手接住他,Tony软乎乎的脸颊就栽进自己的肩膀,滚烫滚烫的,颈间瘙痒的发丝却细软冰凉,男人蓝色眼底滞留一刻的呆楞。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复笑了起来。


Tony被他拖着脑袋放到了枕头上,Steve牵着他的手细心地放进被子里,换了新的毛巾,最后掖了掖被角才站起身来。


他正想着去给Tony拿套新的被子,其身的瞬间却被床上的男人拽住了袖口。


Steve试探着抽了抽,他却捏得更紧了,皱着眉好像有些生气似的,气鼓鼓地嘀咕着什么。


“混蛋...你去哪......”


微不可闻的一句低语,扎进了Steve内心柔软的地方,他迁就地俯下身,双手捏着他的掌心,呼吸轻薄地轻吻着他的指节,像在亲吻易碎的珍稀品。


“你放心好了。”睡梦里Tony感到指节被温和的热气包裹着,舒展了眉角。


那是Steve的鼻息。


“不管你什么时候醒来,第一眼都能看见我。”


冰蓝色的眼睛愣愣地盯着微弱灯光下浅棕色的,微微颤动的睫毛。


“我一直在。”

Fin




甜文就是要肉麻!

好短的样子

高产的我一去不复返了(其实不存在

评论(9)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