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女

仰望早就失去的雷雨,是不再为我哭泣的残忍云色。

[盾铁盾/Stony] 笔记/Note 一发完

拒绝刀子 暗恋故事

摸段子回回血

我可能无法摆脱瓶颈了




数学课上,金发的男孩慵懒地将下巴托在手腕,一双朦胧的蓝色眼睛出神地注视着前面那个家伙深棕色毛发卷曲翘起的弧度,在阳光下,勾勒出一条条细碎的线,窗外的风扑得他脸上泛凉,连男孩的卷发也随着风的方向微微飘摇,Steve抿唇笑了笑,莫名想知道那一头卷发是不是柔软的,他吞咽一下,捏着画笔盯着那家伙在桌子上胡乱地画着,他的后脑勺。


在下课铃打响的前一分钟,Steve无奈木讷地盯着黑板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字符,揉着一头整齐的金发,又埋下头看着桌子上一团被他画得杂乱分不清所以的线又转而盯上了那一团“线”的主人。


男孩好像有些孩子气地微微鼓起腮帮,提着画笔想要在对方的背脊上戳弄一下,他的神色有些迟疑,一只手笨拙地在他与那家伙的背脊之间伸出,又抽回,直到下课铃声响起,眼前的人站起身,他反而才像是松了一口气。



Tony眯起眼努力想要看清那些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字,一面抱怨着讲台上站着的人为什么是一个胡子拉碴的胖老头而不是某期杂志的封面女郎,有些无厘头。


在他不经意走神的那几秒,背后传来的一阵尖锐触感让他一个哆嗦,男孩皱着眉有些不耐烦地扭过脑袋,不料对方的脸就这样凑了上来,Tony闭眼,嗅到对方身上香皂清澈干净的香。


他的声音很轻。


“不好意思,可以借一下笔记吗。”


轻柔而低沉,有着少年澄澈的沙哑,片刻Tony反应过来,转头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桌子,无奈地凑近他的耳边压低声音:


“我没记。”


耳边的鼻息痒痒的,让大男孩不知所以地红了脸,在窗外阳光的伪装下,Tony只是觉得对方的神情沮丧,他耸了耸肩,有些尴尬地转过身去。


这么简单的公式难道需要记?


他这样想。


不过那个家伙,理科课上不是在纸上刮刮刮就是打瞌睡,下课也总是抓着本子,一看就不是学这个的料。


Tony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只是出于一时性致的多管闲事,他抬头眯着眼盯上黑板,看向一旁空白的本子,翻开物理课本提起了笔。


Steve是被拍醒的,下课之后的教室嘈杂,他揉了揉眼,视线清晰后,第一眼看到桌上放着一个牛皮质的本子,封皮上贴着一条白色的便签:


“From.Tony·Stark”


他字迹潦草,排列却很整齐,自由又拘束。


Steve笑着在那字条上摸了摸。


于是Tony鬼使神差地整理起了笔记,而Steve也鬼使神差地强迫自己盯着那块让他头疼的黑板。


直到有一天午休之后,那个大男孩忽然一本正经地看着他,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不断乱动的手,不知是歉疚还是害羞,声音沉稳清澈,神情却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我弄丢了你的笔记,Tony。”


Tony被逗笑了,他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在意,但是他却坚持表示一定会补好了还给他,Tony只当听过,没有在意。


直到期末之前,Tony收到来自那家伙的本子。


一个深蓝色的塑皮笔记本,第一张空白页的的角落写着一行清秀的小字,微微倾斜排列整齐的花体,像他人一样的温和严谨,他将手揣在衣兜里,在教学楼的走廊上,抖动着睫毛轻笑出了声。


不过开学那个家伙就被分到别的班了,他们都像乌龟一样安逸而焦躁地锁在自己的壳里,再也没有见面。




Tony现在在德国留学,他站在出租屋飘雪的窗前,转身去理门口堆积杂乱的物品,在一个简陋的纸箱子的最底层,翻到一个不明来历的笔记本,他皱眉,迅速反应过来,想到了那个香皂气味的大男孩。之后他打开本子。


一张脱了胶的纸从内页中间掉了出来,Tony皱眉,弯身捡起那已经泛黄的纸张边缘,不解地看着上面那一团被糊得脏兮兮的铅笔画的线,他翻过一面,看见纸张的中央写着一行小字,那字迹遥远熟悉,像他的呼吸。他看清了那行被晕花的字。


“我很想摸一摸你的头发,我喜欢你看着我的眼睛。”


Tony默了声,他很想说自己其实被冒犯了,但他笑了,心中涌起无名的兴奋与感激,那张纸的角落写着一串数字,是他的电话号码。


Tony皱起眉,他掏出了手机。


他知道自己这样很傻,或许对方对他根本没有印象,或许他的调情只是他一时的兴致,更或许他根本没有再用那个号码。


但他还是这样做了,并且反复拨了几次,因为那字实在太不清晰,他一边听着电话那头拨号的声音,一边向后翻着那个本子,从某一页开始,之后的每一页,每一页都是他神态铅芯的烙印,他答辩时的样子,他侃侃而谈的样子,他吃饭时的样子,体育课坐在台阶上托着脸,站在讲台上得意的笑。他看着他的样子。


Tony面无表情,艰难地嚅动着唇舌,说不出话,直到那头传来杂音。


Steve在画室接到的一通陌生电话,在漫长的等待中曾被搁浅,他将话筒放在唇边:


“喂——”


那是他身后的人,在另一个国度的冬雪里,平稳温柔地呼吸。


“咳——”Tony抿着唇,尴尬地干咳了一声,他的声音很快被那个偷窥者辨清,Steve的脸上没有流露过多的情绪,他只是轻笑一下,望向窗外。


一通突兀的电话,温暖了两个国度的冬季。



Fin








评论(3)

热度(63)

  1. galaxy嗯哼哼网瘾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