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妮/盾铁/Stony]陆年喰影 2 内战后ABO生子小心避雷

不走心地改了一点点...




“怎么,我记得你从来不喝酒的。”黑皮肤的男人笑着,晃荡着啤酒杯在金发男人身边坐下,揽上他的肩膀,微红着脸颊眸里透着醉意。

“因为毫无意义。”

他淡淡说着,失神地晃着手里的红酒杯,那猩红的液体浮动着倒挂在杯壁,蔓延着扩散凝聚。循环往复。

Steve仰面举杯到嘴边,随着喉结滚动,汗珠渗出白皙脖颈。

“我从来都不知道喝醉是什么感觉。”Steve皱着眉低下头,Sam已经撒泼似地抱着他的胳膊,黏糊糊的脸在自己的肩膀蹭来蹭去。

“注射之前因为身体不好不被允许喝酒,注射之后,就再也没醉过。”

他垂下手,又烦躁地举起杯子,仿佛在对自己说。

“哦,那可真是人生一大憾事,Cap。”Sam在他的肩膀上翻了个身,颤抖着笑着手臂高举起酒杯晃来晃去,溅出液体泼洒在他灰白色的衬衣。

他也没有去擦,只把酒杯放上桌面。

“Cap我跟你说啊…”

他将剩余的酒液抵上唇角,仰面的余光只注视着桌面上黑屏的手机。

而它也只是,安静地,倔强地躺在那里。


床头响起手机震动的声音,男人不耐地哼着声把头埋进被窝里,躁动地扭来扭去,孩子似地拧上眉,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最后放弃一般地掀开被子,半闭着一只眼对上室内清晨依然浑浊昏暗的光线,半梦间烦躁地伸手抓过柜上呱噪的物件,摁下了接听。

“喂——”他揉着眼睛,自己也能听见语气里透着的愠怒与不耐。

“Tony。”另一头干练清脆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话。

“哦,Nat。”

拉长沙哑的声音透着倦意,他长长地从鼻腔漫上一口气,嗡着声回应,揉了揉眼皮。

“你不会现在还在睡吧?”

男人伸手拉过枕头垫着坐起来,睡意未褪,一手捋过凌乱的发卷,半闭着眼盯着眼前的被子呆楞了好一会,才有精力接着开口:

“什么事?”

“刚才接到消息,Nick说复仇者计划可能需要重启。”

“哇,谁家房子塌了还是哪里水管又爆了?”Tony皱眉,挠了挠脑袋略嘲讽地咂嘴,唇角随着他轻轻颤抖的呼吸若有若无地挑起。

“似乎是勘测到宇宙有非自然因素波动,现在我们也不确定。”

“哦,那你可能需要跟他汇报一下,钢铁侠可能需要十个月的休假。”

“你生病了?”

“我——”

褐发的男人忽然顿住,胸腔起伏着瞪大了眼睛,掀开被子跌撞着跑下床撞开卫生间的门,耳边举着电话便对着马桶吐起来。

“呕——”

“喂?”

“妈的,我只能提醒你我是一个Omega,有Alpha的Omega。”

鬼知道我多痛恨这个,操。

他扶趴着,反应堆磕上马桶的边沿,痛苦里用力眨了眨眼睛,哽咽着说。

“你是说...你......?”

“嗯。”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

“孩子是他的吧?”

“咳——你说话那么刻薄,小心以后嫁不出去。”他翻身靠在马桶边,眨了眨因为刺激而溢出泪水的红肿眼眶,嘴角扬起一个调侃的笑。

“那你应该告诉他,他有权利知道。”女特工靠墙扣弄着指甲,白了一眼,没有理会他轻浮的话。

Tony从马桶盖上起身,伸手抹了一把唇角,面上挂着些自嘲,对着电话那头回应道: “算了吧,那个人,我告诉他,他肯定也不过是摆出那副我得负责任的嘴脸来。” 

他抹一把嘴角,看着手上粘着的呕吐物嫌弃地甩了甩手,扭头寻找着什么。

“是他选择了他自己的正义,而丢开了我。”

他语调平直,带着些幽默,仿佛并不在意,男人咳嗽一声,起身伸手抽起一张纸巾。 

“我不会用这个孩子去绑架他的道德观,我不至于,肉长在我自己身上,至少我单方面认为我和他早就没有关系了。”

他用肩膀夹着电话,双手交替着反复擦来擦去,然后他只是坐在原地,伸臂丢进了远处的垃圾桶里。

“我觉得你可以想一想,其实你们也没有必要发展到那个地步,他还能想着给你寄东西。”

可惜我一次都没有碰过,那个手机,显得多余,我既不能将它丢弃,也不能把它拿在手里。

“嗯对,或许我们只是,打了一架而已,就像两个小男孩子会做的那样。”

他说着,调侃的语气微微透着尖酸的嘲讽,带着些淡漠的刻薄,掩藏在他似笑非笑的口吻,男人埋头擦拭着胸口的反应堆。

“你那边有人吗?我怕你会不安全。”

“哇哦,拜托,我好歹也算是个有头脸的人,出门几十个保镖你还怕有人暗算我?”

他挥着手,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拿起剃须刀,咧着嘴满脸不可理喻。

“总之你自己小心,先挂了。”

电话那头传来提示音,他打开水龙头抹了一把脸,烦躁地抖几下手,关掉了显示器一把丢进洗漱池里。

随着指节摁下马桶冲水按钮,他揉着眼睛刚想走出去穿鞋,身后的电话又开始聒噪起来。

靠,有完没完,不知道我一分钟就是几百万上下吗。

“喂——?”

“还好你还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利落温柔的声音。

“出来吃饭,顺便你或许可以跟我说一下你客厅是怎么回事情,我的天,我差点以为你被入室抢劫,还是恐怖袭击?”

“嗯,没错,的确惨不忍睹,而且我自己他妈就是那个劫匪。”他不可理喻地撅嘴喘着气,摁挂电话走出去,坐在床边穿上衣服,抓了一把头发坐在那里,发呆的目光无意识地向下,盯着自己还平坦的腹部。

天哪这简直就像,做梦一样,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可是下一秒他便站起身来,摁下门把手走了出去。

“你不会是把昨天那块剩的牛肉给吃了?你把自己身体不当身体是吧?”

他一出门,就看见自己的秘书抱臂靠在墙上,一双蓝眼睛盯得自己浑身不自在。

“你需要学会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Tony。”

“一大早就吵吵吵,现在能不能别烦我,我起床气很重啊——”他的口气像一个撒娇的小孩,一手撑着酸痛的腰,一手盖上后颈烦躁地扭动着脑袋。

“Friday,有人进来你也不吱个声。”

“Sorry,Sir。”

“哦对,是你带我去医院查出这绝症的,我这后半辈子都得赖上你。”男人作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故作不满地瞪了她一眼。

“混蛋,我给你带了早饭。”

金发的女人也不理他,只抬手将手中的包装袋放到凌乱的桌面上。

“昨天还是牛排,今天就降级到面包牛奶了,明天我是不是该去喝粥了?”

Pepper看着他,仿佛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写满的“芝士汉堡”,而她只是看着他说,满面笑意:

“考虑到您的食欲和身体状况,My Boss。”

“所以你决定了吗?”

“当然,这个家伙我会留下来。”

“嗯,这才是我认识的Tony Stark。”

“不然呢?”Pepper说着轻轻摁上对方的肩膀,小胡子男人只是就着面包吸了一口牛奶,艰难地下咽,抬眼用那种理所当然又不可理喻的神色瞥了她一眼。

他两腿交叉坐着,踢掉拖鞋,抖腿扯着领带

然后他忽然俯下身,颤抖着背脊闭眼作呕,Pepper忙伸手轻拍他的背,直到他缓和了一会,就着扶趴的姿势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我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说真的,很不好受。”

他泄气地把面包丢在一边的包装袋上,伸手拿过一旁的遥控器,目光对上电视机时神情又变得凝重。

“哦天,我昨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他皱起眉,垂下捏着遥控器的手。

“我还想看个早间新闻。”

“Pepper。”他扭头用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看着她,掰下一小块面包塞进嘴里。

“你愿意帮你的老板去外面拿一下今天的报纸吗?”



身后的大门缓缓而闭,独眼的男人负手站立于黑暗之中,眼罩之外的深褐色眼眸凝视通讯器微弱的提示灯光。

“咳——”

“接通理事会。”

一时四周的全息屏尽数亮起,闪烁着刺目的蓝光包围了原本黑暗的狭窄空间,一张张刻板的脸带着麻木的表情浮现。

“Nick·Fury。”

“请说。”

“咳,尊敬的理事会,我有必要提前声明一下,我此次是为了复仇者们的事情与你们通话。”

“我想要,重启复仇者计划,这需要你们的支持。”

“我们需要理由,不好意思。”

“这个世界或许正将面临一场全球性的浩劫。”

“不,我很抱歉,您的这套说辞对我们不具说服力,在群众眼里,或许,复仇者联盟才是这个世界的威胁,况且他们的领队此时正处于通缉状态。”

“神盾局勘测到大气层外有非自然因素波动,经过我们的调查,很有可能是其他星球乃至外星系的生物大面积组织活动的体征造成,这个星球又将面临新的威胁,它需要,复仇者。”

“我不得不说人无完人,超级英雄也只是普通人,他们身上或许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这是人性必备的一面,可是他们有能力,能够在浩劫到来时成为守卫这个星球的不可或缺的力量。”

“您的言辞还有待商榷,神盾局局长。”

“毕竟您的推测并没有有力的依据支撑,我们不能以世界群众的利益来冒这个险,我们期待和您的下一次交流,再会。”

男人不再发声,压制着烦躁沉闷地闭上眼,直到四周再是一片漆黑,四散的光从身后缓缓敞开的门漫进来。


“Drax!把你的音响放小一些!操!”背上背满弹夹的浣熊一手握着方向盘,一边扭过头去尖着嗓子冲飞船里喊。

“Hey!Rocket!看着点路!”Peter皱起眉,伸手拍了一下驾驶座上的动物的手背。

“握好你的方向盘!”Rocket扭头瞪了Peter一眼,哼着气又向前方看去。

忽然小浣熊的眉眼拧在一起,嘲讽里有了一些呆滞和惊愕。

“嘿Peter,你看那是什么。”

星爵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远处的行星炸开一片绚丽的花火,仿佛有战士的嘶吼和绵长的轰鸣。

“Un-oh,seems like sometimg bad is going on。”

“Gamora——”

“看起来那好像是你「父亲」。”


金发的男人呆坐在桌前,微微俯下身,呆滞着神情握着手里的手机,洒有酒渍的上衣已经被他换去,他只是两指将那手机掐住,一圈又一圈地翻转,像是在等待,像是在发呆,又仿佛是在下决心。

他凝重的神情拧上眉,单手握着手机开启显示界面,一手伸下鼻翼圈上自己的下巴,沉思一般地在那笔底来回刮擦,呼吸里有些烦躁。

那双沉静的蓝色眼眸映射着来回变换的界面,最终静止在通讯录中唯一的一个联系人那里。

Steve抿上唇,闭上眼微微颤抖着眼睑,呼吸中大拇指的指节移向了键盘左侧的绿色电话图标按钮,指纹已经抵上了图标凹凸的痕迹。

“Cap——”

身后响起特工的喊声,男人回神一般地转手摁闭了手机屏幕,扭头看向他。

“什么事?”

“国王想要见你。”

“嗯,好。”他回应着,盖上手机,抽动着指节将它推远了,站起身。

男人西装外套挂在懒人椅背后,翘着二郎腿整个人靠上去,有些烦躁地扯着领带,对着电话那头咧嘴:

“Pepper,我觉得我没有理由需要呆在办公室里。”

“那请问您想要去哪呢?亲爱的老板。”女人的声音透着危险的调侃,Tony浅笑一下,不甚在意。

“我?开个车,出去溜达一圈。”男人歪着嘴,虚起一只眼睛整个人重心向后靠去,只以座椅的两个端点为支点悬浮着,伸手拉开窗帘,对着刺目的阳光伸手遮掩,松开脚尖中心前倾,又栽倒回去。

“行,那你自己小心。”

“拜托,我又不是小孩子。”他不满地咕哝着玩笑话,拿起桌旁的车钥匙站起身,抓起椅背上的外套挂在手臂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男人将油门一踩到底,阳光透过他红棕色的墨镜,一路显得漫无目的,最后他饶有兴致地停在了一处酒吧。

TBC



对不起 懒惰战胜了羞耻心

自己的黑历史 跪着也要发完orz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