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妮/盾铁/Stony] 如果把孩子当情人养会怎么样? [2]

看标题

千万别以为是甜点呀

嘿嘿


第一章:http://j86311.lofter.com/post/1d10483b_117e6914






发动机的声音混着轮胎粗糙的磨砺声突兀地嘈杂,Steve只是呆滞地看着小男孩的眼睛,他的目光好似被锁住了,那一双蓝绿色的眸子深邃又慌张,强锁在他冰层一般的瞳仁之下,Steve动了动唇角,竟发不出声响。


男孩稚嫩的眉头微皱了皱,有些不耐烦地伸手扯住了他的衣服,挣扎着想从他怀里坐起,Steve任由他动作,直到他的小鼻尖抵到了自己的眼前,那一双纯粹的焦糖色眼眸令他不寒而栗。而他们都在彼此的眼角窥见了那隐晦不明的泪光。


“我在问你话。”


男孩目光温软,语气却带着些许的蛮横,Steve垂下眸子,没有再看着他的眼睛,嗓音沙哑冷静,透着些许刻意疏离的淡漠。


“是我们救了你,从垃圾堆里。”


Tony眨巴了一下眼睛,像一个七岁的小男孩会做的那样,他试图看到对方的眼睛。


“之后呢?”


然后Steve抬起头来看着他,试图不带情绪,却被Tony窃听到了他话语尾音的一丝细微的哽咽。


“没有然后了。”


“只是这样而已。”


Tony似乎有些急了,他从Steve 的腿上跪起了身,强迫对上男人的视线,声音稚嫩。


“你在说谎,刚才你的眼睛眨了一下。我总觉得你很熟悉。很熟悉。”


Steve沉默了,只消数秒,他勾起唇角,冲那个孩子笑了一下。那笑容里包含了他对他眼前这个即将崩塌的世界的最后的善意。


“你的错觉而已。”


Natasha没有插话,她只是坐在一旁,留意Steve自己会怎么处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处理?为什么不肯告诉Tony他的真实身份和他们的关系。


“Steve。”


“Natasha。”


Steve没有给她机会,他只卸负一般靠身进汽车座椅里,将怀里的孩子托给了她,眯起眼睛:


“我累了,你让我休息一下。”


“......”


我不知道这世界给予我的时间还有多久,我不愿承受的分离,亦不希望他会接触。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终究是最幸福的。只因为我爱他,我别无选择。


不如就做两个陌生人。他的眼里只会有一个冷漠的男人在垂死挣扎。


Natasha可以明显看出Steve并没有睡着,她安抚地冲Tony笑了笑,扭过头小心地将唇瓣贴上了他的耳侧。


这个看似暧昧的动作,不知为什么撩拨了Tony的情绪,但他不动声色。


“你为什么会住院?Nick让我来医院找你,我一直都没有问......”


男人浅色的睫毛微颤了颤,将右手食指轻压在那双泛白的唇瓣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没有睁开眼,只是笑了笑,唇角的弧度温软柔和。Natasha会意地抽开了身,抱着Tony没有再说话。安静里只有汽车穿过深秋寒风的刷刷声响。


车子停在了Stark大厦,这栋大厦现在是由Pepper在经营,只不过Nick去找她的时候她并不在大厦里。大厦依旧保留了他的名字,那就好像是一种刻意的提醒,就好像人去楼空,那栋高耸的复仇者大厦依旧存在,没有人去拆,也只是积尘在城市匆匆忙忙的岁月中,逐渐成了历史。


Steve不知为何,只是叹了一口气。


他本以为没了美国队长的担子,他或许会活得更轻松一些,但其实也不过如此,淡去了理想的生命,不过是庸碌罢了。


Natasha抱着Tony让他下地,孩子直立在大厦门前,抬头望着眼前这一栋高耸入云的建筑,眸里闪过一丝惊愕的神情。


大厦瞳孔识别的门锁依然保留了Tony的信息,虽然年纪变小了,但终归是同一个人,Natasha领着Tony站在大厦的门前,她将男孩托起,Tony不解的神情一扫而过眼前扫描的蓝光,门锁的红灯便自动变成了绿色,玻璃门应声打开。


随着大门开启,大厦的安保人员从岗位上戒备地涌至他们面前,他们被那些武器对准,没有人再记得那个天才科学家,那个拼命护卫地球的美国队长和神盾局特工。


Steve没有动作,直到Natasha举起了神盾局的身份证明,面前的人都眼含歉意地放下武器退至一边,Steve 的视线始终只是落在Tony身上。


“这是身体幼化的Tony·Stark,局长让我把他送到这里来,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Natasha顿了一下,目光扫过面前站着的人。


“他以前的实验室在哪里?”


“我知道。”


人群里没有声音,说话的是那个金发的男人,他的视线扭转到Natasha的身上,与对方交流了一个眼神。


Natasha牵着Tony的手跟着Steve进了电梯,Tony的注意力落视线里在Steve手掌的掌纹,他愣神,只是一股莫名的熟悉,却又不明所以。


他们穿过走廊,Tony的目光流转在那些科研室和严谨的装潢上,说实话,这和他的风格很相像。


他们走到角落的一个房间,当然,并不是Tony本人有多么孤僻,只是这个地方最为安静。


门面已经浮上一层灰尘,Steve按了按门把手,发现房间已经上了锁。


“Nat。”


女人示意对方放松,埋下头从发间掏出了一个小发夹,冲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而男孩似乎一直有些警惕,狐疑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游离。


随着门锁打开,Natasha推开了门,灰尘随着空气浮动钻入他们的鼻息,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咳嗽起来,室内透过的阳光因为窗户的蒙尘而显得暗淡,凭着模糊的视线,Steve辨别出这里的陈设和几年前的时候并无二致。


“Friday,开一下灯。”


“......”男人突兀的声音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Steve尴尬地笑了笑,Natasha没有说话,只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Tony已经没了,就不需要智能管家了,Steve。”


男人的视线里只有女人模糊的背影,她的声音一如她性格的平稳,却挑起了Steve埋藏的情绪。


最后他们还是找到了房间的电源控制,屋内的陈设一片杂乱,都堆积着厚厚的灰尘,连落座的地方也没有,男孩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看着眼前那些脏兮兮又不明所以的陈设,却感觉到有一种吸引,那像是天生的共鸣,奇妙又亲密。


“这是什么地方?”


男孩的声音引发了墙角一架机械臂启动,它只凑过身来,挪动到了Tony 的面前,男孩有些吓到了,迈着步子向后挪了一步。不解地看着它。


“这是什么?”


“这是你十四五岁时的发明。”


接话的是Natasha。


“可是我现在才七岁。”Tony抱臂,仰着头一脸“你们大人就会糊弄小孩”的神情看着她,两人没有说话,只不约而同地笑了一下。


“看起来这里还需要打理。”


Natasha说着,碰了碰Steve。


“我们先出去,我把Tony交给大厦的人让他们帮他洗个澡,你......你去沙发上坐一下吧。”


而金发的男人只是摇了摇头。


“Steve。”


“你看起来很累。”


金发的男人一时感到局促,他看着她,最终还是顺从了。


Steve迈着步子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那个小家伙正躺在小床上,他的衣服被换掉了,皮肤白净,轻浅的阳光透露了他绒毛的轮廓,Steve看着他,没有再向前走,只是靠在门沿,目光与一旁的Natasha简短地交流。


“他睡着了?”


Steve看着她,Natasha的手掌轻轻擦过他的额头,撩过他微卷的刘海,勾唇笑了笑。


“很可爱,刚洗完出来躺床上就睡着了。”


然后她抬头看着Steve,男人盯着Tony看了片刻,从门背上起身,迈开步子向床边走了过去,他站在Natasha的对面,悄悄地坐上了床沿,细细注视他的脸。


他的睡颜安静美好,不同于他那时每日的梦魇和焦虑的神情,他从他的面孔总是看见那些活跃的,欢欣的疲惫,在不知疲惫地运动着,直至耗空了自己。Steve为这个认知感到幸福,好像流泻的阳光在心底流淌,他的木质抚摸过男孩细嫩的皮肤,指节小心感受着他惬意的呼吸,勾起唇角不自主地笑了。


然后他撩开他的刘海,Natasha在一旁看着,男人的掌心温柔覆盖了Tony闭上的眼睛,随着肌肤微痒,Steve将一个轻浅的吻落在了他的额上,阳光透过那剪影,Natasha的视线里只有Steve温柔合上的眼睛,和Tony唇角不掩藏的笑意。


她没有拆穿这一切,Steve也是,包括Tony也是。


然后Steve站起了身,Natasha很懂得怎么样不让身边的人尴尬,适应片刻之后Natasha将被子往男孩的肩上拉了拉,扭过头去看着Steve。


“Nick说等会会过来,现在应该快到了。”


男人只是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仿佛并不关心,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还是盯着Natasha,揉了揉脑袋:


“我想我得走了,出院的上限时间快到了。”


Natasha点了点头,盯着他的背影看着他消失在门后的拐角里。


傍晚时分的阳光更为敞亮,肆无忌惮地透过病房毫不遮掩的玻璃窗,将Steve海色的瞳仁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边。


他听见脚步声,对此他早有预料,他没有回头,只是释怀地浅笑一下,直到鞋跟踩地的声响贴近了耳旁,他的视线才从那夕阳中,落在了那个红发女人的身上。


“你到底怎么了,Steve。”


男人埋下头,抿唇深吸了一口气。


“没什么。”


Natasha不依不饶,用那深绿色的视线鞭策,质问着他。


“毕竟我们曾经是战友。”


Steve像是被触动了,他的神色变的躲闪,像是一只丛林里因为受伤而一瘸一拐的鹿。


“血清失效了。”


“除了皮肤组织,也就是我的容貌,我体内的细胞都在迅速衰竭,内脏的器官运作缓慢,造血能力已经跟不上我细胞死亡的速率,我其实......”


男人终于轻微哽咽了一下,没有了下文。


“我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了。”


Natasha克制着自己脸上紧绷的神情,她说不出话,意识里她只知道她略微有些焦急的声音。


“可是Tony他有权知道这些,Tony他......”


他曾经爱过你,在你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只是被你懵懂的伤害辜负践踏。淹没在西伯利亚寒冷的冰花。


“既然他不再记得,也不用告诉他了。”窗外的阳光刺痛了Steve的眼睛,而他毫无察觉,只看着光,笑得困惑惆怅。


“或许这样,对谁都好。”



TBC






不知道为啥这坑好像写得挺上手......这些大概写了不到两个小时......我已经是个过气写手了T T沦为周更党



其实暗搓搓 有点想造锤基诶 虽然是漫威第一个入的cp 但是一个字都没写过......点梗也没有人点.......orz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