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妮/盾铁/Stony] 喰 3490 AU 神职人员盾x贵族铁。*男O女A

神职人员盾x贵族铁


男O女A       全是bug 慎点


3490
 

大概就是小公主妮妮跑路了啪叽一下撞到了小可爱大盾盾然后两个人一通噼里啪啦不可描述


俗套言情小说套路        猫予·咸鱼·玛丽苏上线


妮妮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 最开始写的时候我只想装个逼 然后失败了 嗯......
 
 
——————我在你的眼里找到了我自己       
 
 
 
竹架与彩纸编就的龙形纸筝翻飞在多瑞亚斯澄净的穹顶,金色的阳光慵懒明艳地铺满在白玉般镶着金铜刻纹的堡垒熠熠生辉,随着自北方森林拂过的清风,透过干净的落地窗摇曳斑驳的树影。
 


深咖色卷发长垂的少女临窗站立,随着阳光将建筑林立峦叠的投影映在了她咖啡色底米色印花的及地礼服长裙,金灿灿的星点般抖落在她低垂卷翘的深色睫毛,眼帘之下那双透着淡淡暖光的蜜糖色眼睛,深陷在傲慢的轻佻与倦怠的企盼里,青涩曼丽,透着不符年纪的醇熟。
 


她厌倦了这黄金的囚笼,她正心怀企盼,企盼宫外的天空和自由的风,今日是她的成年礼。
 


教皇俊丽的女儿已经成年,王城上下的王公贵族都心怀恳切,想要亲近这只桀骜的孔雀。而Natasha只是只是将目光落向窗外的枯叶,低垂着漂亮的眸子,阳光下的神色刻着凛然的淡漠,礼乐炮声,金碧辉煌,空洞的赞扬欣赏令她倦怠,Stark家族的血脉,目光都不会短浅。光鲜靓丽,出身贵重的权势伴侣不会是她的归宿,年轻的教皇之女心中向往更深远的愿景,况且她还未向父亲表明,他的女儿近日已经分化成了一名高等的Alpha,一位高贵英气的Alpha,不染俗尘的灵魂,生来不会取悦任何人。

 


她将逃离这里,鸽子的鸟笼困不住自负的鹰隼。
 


"Natasha。"
 


倏尔一个苍哑的声音于她身后响起,Natasha提着那碍事的裙摆,实话说,她着实讨厌这件礼服,几乎和王宫的规矩一样繁琐无趣。当窗上的阳光透过她的身后,顺着她丝绕成卷的长发边缘镀上一层浅淡的金边,肩头的深咖发色更衬得她肤白胜雪。Howard暗自叹息,他的女孩儿虽桀骜骄矜,没有半点的淑女气质,却着实美丽。额发生得高挑,眉宇温柔地向鬓边舒展,焦糖色大眼眸浑圆亮丽,睫毛微卷盖不住成双叠起的眼皮,鼻梁英挺没有一点凹陷,下巴微凹,薄唇微启,毋需雕饰,五官精致堪比精雕的艺术品。

 
"臣民们正在等你,我的漂亮女孩儿。"Howard的目光里藏着稳健的欣慰。
 


"今天是你的日子,你可以留意那些子弟,是否有中意。"


 
Natasha没有立刻回应,她只抬着眸子看着父亲,神色说不出的怪异。
 


"我厌恶我这副皮囊,父亲,我不是雕饰品,我讨厌那些人欣赏玩具一般的目光调侃似的落在我身上,我会认为他们是在羞辱我,所谓美貌不能让我感受到一点充实,我想我需要离开一会,离开这名为宫禁的囚室,所谓高贵的枷锁。"
 


男人眼中闪过惊异,默默了良久,只负手走近她身前,眸光温柔,温热的指节透过她柔顺缠绕的发丝。
 


"Natasha,你知道我不希望你的生活有太大的负累,外面的世界很肮脏,危险又动荡,我不希望你去触碰,我的天使。"
 


男人说着将她揽进怀里,Natasha的鼻息颤抖在父亲呼吸起伏的胸膛,耳侧紧贴他的心跳,默了声没有再言语。只是偎在他的怀里,垂下眼帘绵长地叹一口气。
 


当一袭华服的她提着裙摆顺着阶梯走下,鞋跟点地落下脆耳声响,止步在底层大厅的廊道抬眸便望见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男人,她眸色一冷,眼底藏着排斥冷淡的刻薄,对此对方只是笑了笑。
 


"Sis。"
 


Natasha挑起下巴,抬眼冲他冷笑一下,拍一拍被她揉皱的裙摆,抱臂睥睨于他,盛气凌人,奈何身材矮小丝毫不影响她身上透着的那股轻曼高调,好在对方不甚在意。
 


"别叫这么亲,Brother,我已经成年了。"
 


他没有说话,那温善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对方冲着自己眨了眨眼。
 


"无论怎样,族谱上你都是我的妹妹。"


 
Natasha不再言语,将视线挪向了一旁,她清楚地知道她亲爱的兄长是如何将一个无辜的平民判了死罪,连申辩的机会都吝啬,就是为了对方不服从他们莫须有的信仰。教皇的两个孩子长大之后便不大亲厚,好在碍于身份规矩,Natasha还是没有太放肆,她不置可否。


 
对方不再纠缠,Natasha目送自己的哥哥走上宫殿露台,手持稿词,她自己抬步走向大厅的正中央。
 


她站在紧闭的宫门前,交握着掌心手套没过小臂,那灿灿的焦糖色瞳光不带情绪,手掌交握的力度却昭示了她的紧张,她闭上眼,心中有了一个冲动。
 


是时教堂的钟声回荡城堡阶梯之下的白金砖地,中央广场拥堵了熙熙攘攘的臣民,妇孺民众交换着耳语,贵族子弟驱马立于红毯两翼,号角伴随着钟声回响在多瑞亚斯王城的上空,彩带飘扬,纸筝腾飞,好不热闹。


 
随着交响礼乐奏响在广场,Natasha眼前的宫门透出了缝隙,错觉里似是有不言的寒意钻入她的肌肤,刺目的日光灼伤了她的眼睛,年轻的贵族之女走出了宫禁。


 
一时众人声浪迭起,俊丽的少女走进了阳光里,她低眸颔首,眼帘垂着,覆盖了睫毛,仪态持重透着凛然不可冒犯的骄矜,一时广场的喧闹没了声息,一切静默,马背上衣着考究的纨绔子弟纷纷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走到露台终点,Natasha停下脚步,抬起了下巴,眸色里目空一切的淡漠慑得周围的人一时无声,她将目光睥睨那些正盯着她不放的眼睛。
 


Howard对着身下的人念起了稿词,看起来似乎所有人都在猜测Howard会将自己的女儿指婚给哪一位。
 


"各位在场的大家和神职人员,感谢你们莅临我女儿的成年礼......"
 


Natasha只感受到明媚的阳光骚人烦躁,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众目睽睽之下她忽然兀自撩起了裙䙓,众人一时惊诧,只木讷看着场上今日的主角扑身撞进了人群里。


 
Natasha扭身钻进了拥堵的人流,她踢掉鞋子,不理会周围人不解惊愕的神色,赤脚向广场的一角跑去。那波浪一般流泻的长发熠熠在阳光下。
 


Howard闻得人声有异,困惑地停顿下来,从演讲里抬起了头,去发现城下自己的女儿不见了身影,急忙示意卫兵去追。


 
"快,快去把她给我找回来!"


 
Natasha不管不顾,只想着向前跑,尚未跑出几米,便听见身后铁甲摩擦碰撞的声响逐步逼近,当一阵凉意窜过她的后颈,惊惶之下她迅速转过身,赤脚站在原地。


 
"放肆!"
 


未等他们逼近,Natasha闭上了眼睛。
 


忽然一阵强烈的Alpha信息素兀自弥散在空气里,这是Natasha第一次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气味,一行人霎时僵在了原地,生理的本能向他们传递了臣服的命令。卫兵们只感到头顶似是有强烈的压迫,艰难着呼吸屈膝砸进砖地,神色痛苦,俯首于她。
 


Natasha顾不上收回自己的信息素,借机向广场之外跑去,她一路沿着一条小径,在潮湿的泥草地里,赤脚跑向远处的一座小教堂。
 


室内的安静只回荡着她脚心踩进砖地的回音,Steve穿着宽松白衣,声响里睁开一双蓝眼,注意到这个兀自闯入的姑娘。她提着裙子转着圈目光环顾室内的精致装潢和空荡的成排座椅,赤身裸体的神明雕塑被灯光映得圣洁,只可惜她是个无神论者。
 


匆忙的步伐间后背似是撞上了一人的胸膛。
 


"这位小姐,您的裙底脏了。"
 


Natasha惊弓之鸟一般敏锐戒备地转过身,视线里是一双撩人的水蓝色眼睛,她的呼吸随着心跳滞留了一瞬,金头发的男人一袭白衣,五官挺拔,灯光下显得格外温婉,目光青涩的单纯里更多了一分木讷。
 


"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Steve看着她,一时有些哽咽了声音,少女的眸光过分俏丽,透着轻曼纯粹的朦胧气息,那白皙精致的脸孔显现出与她气度不符的慌乱,Steve有些尴尬地看着她毫不客套地拽住了自己的衣袖。她面上挂着汗,呼吸微喘,发丝被风吹得散乱。
 


"快带我藏起来,快。"
 


Steve看着她,只是艰难地吞咽一下,面泛苦笑低头看她。
 


"......不好意思,能把信息素收回去吗?"
 


Natasha不解地看着他,目光落在他泛红的脸颊片刻便会了意,有些不自在地揉了揉脑袋,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Steve只觉得这个神情十分可爱。
 


"抱歉。"
 


她说着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他,不顾对方躲闪地凑近,对着他耳语,Steve只在她的发间嗅到一缕幽香。
 


"带我离开这里。"
 


"我需要一套可以换的衣服裤子,男装即可。"
 


"啊?"
 


Steve不解地看着面前这个精灵的家伙,一时竟束手无策。
 
 
 
 TBC


完全写偏了 就这样吧hhh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