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妮/盾妮/Stony] 喰 3490 AU 神职人员盾贵族铁 *男O女A

按耐不住的少女心和我鱼腥味的文笔

信息素说明不了什么

妮妮可爱的



 

Natasha是Steve平淡人生的一抹亮丽的色彩。  Steve是Natasha指引方向和给予温暖的太阳 两人的一见如故大概是如此吧

 




Steve拉着Natasha的手穿过巷角拥堵泥泞的偏僻长街,路灯暖黄昏暗,在不透光的狭角里,路上的酩酊醉汉和市井之徒吆喝着游荡,Steve将她护着,眼前的一切对于Natasha而言都过分新奇。

 

"我的衣服你穿大了。"

 

Steve说着,随着他推门的动作店面上方刻着花体字母的门牌撞击铃铛荡开脆耳声响,Natasha被他带进了一间深咖色为主调的木板屋,屋内灯光温暖柔和,她的目光落在那些大大小小的柜台上,耷拉着五颜六色的布料,木板墙上挂着一两幅风景画,一台老旧的缝纫机积灰在角落,上方挂着裁缝剪刀,一旁的玻璃橱柜里挂着各式各样的成衣。

 

Steve拉着Natasha走到柜台前,礼貌地用指节轻敲了一下桌面。

 

"不好意思,有人在吗。"

 

随着木门被推开,探出一个红发绿眸的女人。

 

"需要什么?这位先生。"


Natasha疑惑着神色看着Steve埋头从衣服里翻出了一个小袋子,听见里面金属碰撞的声响,又将目光落在Steve身上,男人将袋子放在了桌面上,摊开几枚钱币,伸手摸了摸鼻子:

 

"帮我拿一套衣服,小一点的,游侠打扮就可以了,谢谢。"

 

女人会意地收过钱,走进木门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套浅棕色带兜帽的衣裤,放在了Steve的面前,Natasha云里雾里地接过Steve递来的衣服抬着眸子看他,说不出话。

 

"有空房间可以换一下衣服吗?"

 

女人闻声抬手指了其中一扇房间的门。

 

"去吧。"

 

Steve推了推她,看着她略显被动地被他催促进了房间,男人看着Natasha的背影微皱了一下眉头。

 

"再帮我拿一双鞋子,麻烦了。"

 

Natasha从房间里走出来时已经变了样子,她矮小的身材套进这套男装里,更多了一分挺拔的英气,脸孔俊俏,精致深邃。Steve不知怎么悄悄勾唇笑了一下,抬手将鞋袜掷在她的面前,Natasha扶着他的肩膀将其套上,晃悠着身子,松开手看见Steve那一双蓝色眼睛正落在自己身上。看见了她此刻靠在自己身上扭扭捏捏的模样,他口不随心。

 

"你很可爱。"

 

"我可是一个Alpha。"面对Steve突然的出神她显然不甚在意,只挑着下巴,故作骄矜地与他逗笑,得意地撅了撅嘴,和适才在教堂撞见时的气度有了些变化,Steve不知道那变化究竟是什么,他只是被逗笑了。

 

随着门铃脆响两个人走出长街,Natasha简直像一只充满好奇的猫一样来回乱窜,Steve只能跟在她身后留意她身边路过的人,忽然他盯上她的背影,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Natasha。"

 

男人叫住了她的名字,她转过身,只看着Steve站在长椅边上冲她招着手。

 

"过来。"

 

Natasha扯了扯闷得有些难受的领口,不解地走了过去,Steve拍拍椅子,示意她坐下,在Natasha眼尾追随的目光里自己绕到了她的身后,Steve看着她,居高临下,阳光在她的发间流泻着星辰点水,他一手穿过她的发丝,顺着那波浪的方向轻捋而下。Natasha只感到一阵温热的瘙痒穿过了她的鬓边,撩拨她的发丝,一如她心中突兀的瘙痒,她只懵懂,眸色平淡,肌肤却逐渐升温。

 

"你在干什么?"Natasha提高了语调,转不了身。

 

"你的头发太明显了,很容易就暴露,我帮你捆起来。"Steve说着顿了一下,唇角不受控制地启开了微小的弧度。

 

"你的头发真好看。"

 

"我以为你会盯着赞美我的其他地方,男人们都这样。"

 

Natasha眸色变冷,像是自言自语的牢骚,带着轻佻的不屑,双眼微闭,好似惬意。

 

"或许并不是,至少我不是。"Steve回答得平淡,却好似认真。

 

"我并没有觉得你哪里好看。"Natasha撅着嘴,好似听见身后有细微的窃笑声。

 

愿主慈悲,这是他第一次说违心的话。

 

阳光下Steve温热的指尖触碰到她敏感的肩颈,Natasha的瞳光蓦地紧张了颜色,呼吸有些不由自主,微风里,少女的发隙越过三两只展翅的白鸽,两人都默契的不再言语。

 

"你知道吗,我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我每天的职责都是杵在教堂的角落,几乎没有交流地信奉神明。"Steve忽然柔声说着,漫不经心的语调就好像他在自言自语。

 

"我也没有朋友,不过没关系,至少现在我们都有了。"Natasha温婉的语调里透着明媚的活泼,Steve的指尖捋过她的发梢,一时晃了神。

 

"你为什么会光脚跑进我的教堂?"

 

Natasha将想法在脑子里转了转,意识到自己可说不得实话,她聪明的脑袋瓜只在幻想里遨游了两秒,将瞎话脱口说得毫不脸红。

 

"有一群穿着铠甲,拿着剑柄的大家伙在追我,所以我就一路逃过来,把鞋也跑掉了。"

 

上苍可鉴,她确实没有撒谎。

 

Steve的蓝绿色瞳仁闪烁过一丝狐疑。

 

"你的全名是什么?Natasha?"他一面理着她的长发,一面将发丝收拢。

 

"Natasha·Edward。"她说着微微动了一下,略侧过身扭头眨着那一双蜜糖色的大眼睛看着他:

 

"你呢?"

 

"Steven·Steve·Rogers。"男人回复的时候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深邃低沉,泛着描述不出的青涩,Natasha一时有些不自在地转过了身,目光对着远方。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Steve的声音不带情绪,却莫名让人舒心,Natasha闭上眼将食指点着下巴,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用手肘向后碰了碰他。

 

"你把我藏起来。"

 

少女的语调依稀透着些玩笑,Steve没有说话,他专心于手上的动作,却像是在出神,他沉默了许久,当Natasha的耐心逐渐跳动到不安的边缘,他终于开了口。

 

"那你和我走吧。"

 

Steve低声说着,埋下头嘴角噙笑,目光掩着闪避的柔和。他从自己的白衫里取出针线,将绳子取下,束住了Natasha盘起的长发,旋了几圈打上一个结,他向后退了一步。

 

"好了,现在戴上帽子就看不出来了。"

 

Natasha从座椅上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脑后,转过身来笑着看着他,男人向她伸出了手:

 

"走吧,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很安全。"

 

Natasha 挑起下巴伸出手,Steve牵着她,往一处小径走去。

 

"为什么你用那么几个疙瘩就能换到一套衣服?"

 

"那是货币,就是交换东西用的。"

 

"你说我为什么不能像鸽子一样在天上飞呢?"

 

"……"

 

"你可以带我去看大象吗?"

 

"……"

 

 

Natasha跟着他一路向北走,几乎到了黄昏时分,他们的身后已经没了路,Natasha 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她不敢放开Steve的手,因为怕走丢,Steve也不肯放开她的手,因为怕她走丢。两个人只会赶着路,在北方的森林里越走越深。

 

"怎么越来越偏了……走不出去了怎么办,Steve。"

 

"不会。"男人只是简短地应着,Omega声线温软,却透着有力的坚定。

 

天幕的深蓝和山腰的朱红晕染成了一片,他们的头顶已经闪烁了几颗明亮的星星,Steve的洁白衣衫沾染了枯败的落花和泥泞,昏暗里的影子显得朦胧不清。

 

Natasha 的大小姐脾气索性上来了,她的脚踝酸痛,连新买的鞋子也被泥土染成了深色,她甩开Steve的手,掌心因为长时间的交握而浸满了汗。Steve扭过头,只看着那家伙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大石头上,不再动了,长这么大她都没走过这么多的路。

 

"抱歉,我住的地方离这里有点远,你是这里第一个到过的人。"星光下Steve蹲下身来朝着她浅笑一下,星辰之下他注视着她,他不清楚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有怎样的魔力,让他挪不开眼睛,他一时抬头,星光在夜幕之下,都如光点倒映进她蜜糖色的眼。

 

"那就在树上睡一晚吧,这里晚上会有萤火虫。"

 

"这个时节也不是很冷。"

 

Natasha闻言扑朔着那双铺满了星点的糖果般的瞳仁冲他使劲眨了眨,唇角的笑和眸中奕奕的神采誊写了她的向往。

 

"萤火虫。"

 

"我从来都没有看过萤火虫,只是我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在床边给我讲童话故事的时候说,丛林的深夜里萤火虫的光亮好似洒落人间的星火……"

 

她突然落寞地垂下了眼帘,适才的明朗都没了声息。

 

"可惜她在我八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Steve注视着她的眸色,只不自觉地握住了她的手,鲁莽的动作急促又笨拙,只是用掌心覆盖了她冰凉的,交握的手背,抬着眸子看她,一只迷路的萤火虫悄悄落在了他们手掌交握的缝隙,Natasha看见了,那微弱的暖光将对方的面容映入自己的瞳孔。

 

"我没有见过我的母亲,但是我相信她一定一定很爱你,你要相信,此刻的星辰都是她的眼睛,她正看着你……我……"

 

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只是看着他那双湛蓝忠诚的眼瞳闪烁的眼神,忽然就眼眶滚热,Steve将她冰凉的指尖凑近了自己的鼻翼,温绵的鼻息荡漾开来,带着不经意的倦怠。Natasha的指尖碰到了他鼻梁上那个小小的驼峰,紧接着她的视线里只有一片交叠不清的朦胧,温热的流顺着灼伤了她脸颊的肌肤。

 

或许那只是太温暖了,她也不知道。

 

"Steve。"

 

男人看着他,松开一只手抹去她不断涌出的泪痕。

 

"谢谢你。"

 

或许是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尴尬又好笑,她抬起头来哽咽地笑着,深深吸了一下鼻涕。

 

Steve起身抱住了她,天幕里有更多的光亮零零散散地聚集在一起,编织了一场星幻的梦境,映着两个依偎的影,Natasha 只觉得眼前的一切仿若支离的梦境。

 

 

"晚安,Steve。"

 

"嗯,晚安。"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