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铁] 尾戒 段子

摸鱼 练笔 有视角切换





尾戒


斯塔克先生的小指上,拘谨佩戴着一枚尾戒,我注意到了,锈迹斑斑染着干涸的血迹。


与他身上名贵的挂饰显得太过格格不入,我没忍住问了他缘由,而我注意到他的神情闪过一丝不悦,我有些紧张了,但好在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大方地笑笑,抖落了适才的落寞,我看着他低垂下头,眼尾噙着湿润的光,嘴角却挂着笑。


“我答应过他。”


我默了声,安静里不再打扰。



我的视线突然再也抬不起来,落在那个年轻人身上。我不怪他,只是有些为自己难过而已。我还能笑,因为我撑了太久太久。这一刻我终究还是败给了他,我不敢抬头看那个人,那深入神经的酸胀感,好似涨满了的潮。本来也已经习惯了,只是我的视线里只有指上他的戒指,不防备间它溢汹涌了,连同我干涩胀痛的睫毛和眼尾,也一并潮润了,眼眶滚烫模糊了视线,那戒指上的血迹也有了无数重叠的斑驳光影。我突然发现,自己竟抽噎起来,突兀的咳嗽声是自己的,连眼泪也管不住了。


不......


那脸上炙热的残温,我仿佛看到了那日废墟之下他那一双海蓝色温柔的目光,他的血,滚烫的,从肩骨淌到了我的脸上。


不,不要再想了。


他的掌心将我脸上的血迹和泪痕抹得愈发狼狈,他笑得好吃力啊,看着像极了一个蠢货,他用那笑容骗过了我,他骗了我。他的蓝色制服,明明已经被浸染得面目全非,可是我只能看着他安抚地对我笑着,用那些哄小孩子的伎俩和自己说着不着调的傻话,颤抖着,连笑声都哑了,我却只能气急败坏地斥责,将黏糊糊的眼泪和鼻涕糊了他满手,然后他吃力地俯下身吻我,口中的血都顺着漫进我的唇角。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哭着求过你。


“我求你,别撑着了吧,求你了,我有什么值得你救的,值得你赔上一生。”


不知为何我的嗓子也哑了,而你只是像个蠢蛋一样看着我,唇上的血管都没了颜色,你还是笑。


“放心,我在这里,你放心。”


那一刻我真的希望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你看着我哭得终于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了,你怎么也哭了,抽噎笑着,将眼泪都落在了我的戒指上啊,十指相扣的碰撞金属指环的指节,被干涸的血液禁锢在了一起。


终于我哭不动了,你的指节摩挲我的掌心,只一动不动地睁大了眼睛看着你,看着你的笑渐渐没了力气。


“我还没忘了你说过要带我去你出生的那个城镇,那块空草坪上还能看见属于你的星星,小矮子。”


你知道不会再见到我了,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叫我,你好狡猾。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要再记得。


那时我死死盯着你低垂的眼睑,金色的长睫毛染上血,微光里也还是那么好看,我看不清你蓝绿色的瞳孔了,也没听见你老妈子般低沉温柔的声音了。我抬手抚过你被血渍污的面目全非的脸,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好害怕,害怕到伟大的钢铁侠唇角也哆哆嗦嗦,连发出一个音节的脾气都没有了。


我不敢啊,我不敢啊。


我不知我为何又流泪了,我试着笑了笑,咳嗽一般笑出了声,眼泪冲刷了血渍漫进口腔里,我试着喊了你的名字,嗓音尖细连我自己也听不清。


“Steve......?”


“Steve...”


“Steve!!”


“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你要带我走的,你说过的,你不能食言,我还没有和你去潜水看鲨鱼,你说要和我去南极在极夜天里俩人裹上几天几夜,你还说......咳——Steve!!”


我咳嗽在废墟的尘埃里,嗓子沙哑刺痛,呼吸桎梏,好似心脏也快要停了,抽噎只是不由自主,连哭都不再有力气了,只是它滚烫地一直涌,一直涌,浸得我的脸颊好痛,四肢脱离知觉了,恐怕我真的是要死了吧,除了你的呼吸,我什么也再感受不到了,让我看着你的眼睛,拜托......


拜托了,我不要做撒旦的眼睛,也不会原谅上帝,我只要做,你的心。


可惜我没能如愿,我醒在了手术台的灯光里。


我才知道,你连最后一刻也不肯放过我,那僵硬的身体为我跳动的呼吸支撑了一天一夜。

我站在手术室前,人来人往,刺目的灯光里,小指上戒指的锈迹反映出了暗沉的光泽,我呼吸一口,闭上眼,将唇瓣放在了你的血迹上,霎时的泪,都融化了。

只可惜,我爱了你一生,也负了你一生。

花花公子斯塔克从不适合爱上什么人,除了史蒂夫·罗杰斯。


我看着斯塔克先生缄默良久的呆滞,躬身从一侧离开了,目光里只剩下了对英雄的敬畏以及对破碎的惋惜。

谁又能说,结局怎样安排,才是好的。






啊 好骚 我 溜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