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妮/盾铁/Stony] 与归/Be Back Soon. [上] 报员Steve x 少爷Ton

猫予第一次尝试联文 感谢两位小伙伴!还请不要嫌弃嘿嘿

小茗1.6 猫予2.5 JM3.4 ///


与归 Be back soon



报童Steve x 小少爷Tony




——我本可以忍受独处 如果你不曾出现我的梦里 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 请允许我们相依为命




——I find you,I lose you,I love you.



1. By霁茗--------------------——@霁茗 


————布鲁克林的天空总是没什么云,所以这刺眼的阳光养成了女人们打太阳伞的习惯。 



“先生,您想要一份今天的报纸吗?内容特别充实哦!”


“谢谢,女士。您今天真美。”


Steve每天的工作就是这样,相反的,他觉得很快乐,有很多人告诉他像他这样年轻壮实的小伙子用大好时光去帮别人卖报纸实在是浪费了,可他就只是觉得叔叔的报社需要他,他就在这了。


“诶,那个卖报纸的!到这里来一下。”Steve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小的声音。 



循着声音走过去,看到了一个年轻人从窗户后面投来的怨念的眼神。“你好,是你在叫我吗?”“对,我要一份报纸,你在那儿等会儿。”Steve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从窗户爬了出来,被男孩一把夺过了报纸。


“科技巨头Howard Stark近日将在科技中心馆进行为期一周的主题展览”——这个标题可真不谦虚。


Steve发誓他真的看到了男孩眼里的欣喜若狂,“你为什么不从门出来呢?”


“我倒是想啊?那个老头把我关在屋里不让我出门。对了,谢谢你的报纸。“男孩说着掏出了一张一百美金的钞票 ,不用找了,小费。”


Steve诧异地抬头看着男孩,这时他才有机会看看这个男孩到底长得什么样,他真的是Steve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人了,虽然摆出了一副玩世不恭的臭样子,但他那双大的过分的眼睛彻彻底底地出卖了他 。


“不可能的,你这钱够买三个季度的报纸了,我可不能要。”


“你不要就扔了吧,反正老头一个星期不回来,我心情好。”


Steve瞪大了眼睛。“你是Howard Stark的儿子?我的天哪!”



“有什么问题吗?我也为自己感到难过。”



”不不不,他是我的偶像,他很伟大。你应该为你父亲感到骄傲。”


Tony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话我听得腻了,随便你们说什么吧,反正他没有看起来那么好就是了。”


“我要继续送报纸了,这样吧,我以后每天都给你送一份,你不用付钱,一直到这钱用完为止。”


”这主意挺好,就这样吧。再见。对了。“男孩不自在地舔了舔舔嘴唇,眼神瞟向一边。


“Tony。”


“Steve。” 第二天Tony正在家捣鼓扫地机器人的语音系统时听到窗户的哐哐声便兴高采烈地跑出去,果然看到Steve站在窗外向他挥了挥手里的报纸,Tony觉得Steve的笑容很好看,阳光穿过他的金发在脸上投下了修长睫毛的阴影,Tony翻了出去。


“今天我调休,但还是给你送一份报纸好了。“”调休是吗?走,带你去个地方。”


Steve不明所以地跟着Tony走街串巷,他并没有觉得他会被骗什么的。第一,他这样的穷小子没什么好图的。第二,他信任Tony,他认定Tony并不坏。


当他们走到了科技中心馆的大门口,Steve就知道Tony是要带他干什么了。


“天哪,Tony这太疯狂了,我不适合来这里。”


“走吧,哪儿那么磨叽。”


Steve跟着Tony走进了馆内,他从来不敢想象的事就在今天发生了,Howard正在向大家讲述这些发明的用途以及可能做出的社会贡献。


Steve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男人,那是他的偶像,至于为什么,他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在这样一个年代,人们只想着独善其身,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人和社会已经很伟大,况且他还开创了一个时代,这是我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如果有机会,我也会用我的全部去帮助别人。”


Tony愣了愣,他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在他眼里大家喜欢Howard大概都是因为他有钱吧。Tony赶在结束之前离开了会场,Steve好像还显得意犹未尽。


“真的太谢谢你了Tony,这太棒了,我很幸运。”


Tony看了看对面的人,觉得他眼睛里闪烁的那种对生活的希望和热爱是他永远也不能拥有的。


“要去我家坐坐吗?我爸一个星期都不会回来。”

“好。”


Steve第一次来别人家就是像Tony这样的有钱人家似乎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不过Tony的家没有像想象里的那种堂皇或者奢侈,就是很简洁的装潢。醇沉,成熟的设计。Tony顺手打开了电视,往沙发上撂了一堆零食,盘着腿坐进沙发。


他看着Steve局促地站着笑出了声:“坐啊!愣着干嘛?”


两人看完了83年版的《美国队长》,Tony便邀请他参观自己的屋子。Tony的屋子和外面相比就显得充实和有人情味了许多,他的东西很多但不至于散乱,相比之下更有安全感,桌子上的物品里还是那个相框吸引了Steve的注意。


“这是…..”


Tony顿了顿沉默了一晌,像是妥协或者是放弃般地开口:“那是我妈。她在我18岁的时候去世了。”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Steve怔住了。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要追杀我爸的人太多了,总要从亲人下手对吧。”


“可是就在那些人绑了我妈问他要什么发明的时候…….他放弃了我妈的生命,几乎没有考虑的。”


Tony低着头,身体有些颤抖。 


“我妈是对我最好的人,而那个老头呢?他根本不管我,就知道一天到晚整他的发明。没有我妈我可能在1岁就死了。” 


“Tony……”Steve不知道Tony是怎么度过这样的难关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伸开手臂抱住了Tony,希望能减轻他的痛苦,可这又怎么可能呢,Steve不知道为什么,看到Tony这样他就是觉得难过。 


Steve感到了Tony僵硬的肩膀慢慢地放松下来,他知道这起作用了,Tony轻轻地把手放在了他的背上。之后Steve靠在沙发上看书,Tony在捣鼓那些小玩意。


看着窗外渐暗的天色,Steve站起来准备向Tony告别,感谢这愉快的一天。


却被Tony盯着眼睛拉住了,那双蜜糖色的眼睛在灯光下竟然显得像是有泪光闪动。


“留下吧。”



2. By猫予--------------------——@有猫饼的猫予 


Steve怔住了,他站在原地,那一双碧蓝色的瞳孔倒映出面前男人浸得泛红的蜜色眼睛,某个时刻他感到周身仿佛有电流穿过,微微酥痒却泛着疼痛,他转过身,面对眼前这个一时脆弱的男人,不知道出于怎样的情绪,金发的男人五官酸胀,心跳连着手心都泛着虚幻的痛觉。


Tony看着金发的男人转过身来看着他,忽然间男人温热粗糙的掌心轻轻盖上了他的脸,男人的目光闪烁着颤抖的涟漪,破碎了他眼底淡漠的掩藏,Steve的拇指抚摩过他的脸颊,温柔地拭过他的眼尾,长翘的棕色睫毛雾着泪光。却有更多的泪不争气地从眼尾溢湿了他的指纹。


Steve安稳地笑了,那嘴角的弧度温暖明媚,透着不言的凄凉与阳光,他伸臂抱住了这个素昧平生的男人,轻轻拍着他的背脊,凑在他的耳边,声线低哑温柔。


“我不走。”


连你的过往都不忍倾听的我,怎么会舍得,让那双漂亮的眼睛落泪。


“我留下来陪你,如果你需要我的话。”


“你可以和我呆多久?Steve?”Tony觉得自己有些丢脸,他抹了一把眼尾,尴尬地笑一下,抬眸看着他,声线还是湿润的黏,微微发着哑。


Steve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面前的男人埋下头继续说道。


“我从来都没有朋友,这个房子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我得努力,我天生就是优秀,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不给老Stark丢脸。”


Steve闻声眉心微动,他闭上眼,胸膛起伏着深深呼吸了一下,温和木讷地发着笑,神情认真地看着他,指节夹过他耳边翘起的发丝。


“呆到你不再需要我的时候。”


Tony抬头看着他,金发的男人神情严肃地冲他点了点头。


“你父亲一定是爱你的,Tony,只是你不理解他的方式。”


小胡子男人听到这句话的刹那眸光里闪过一丝不屑,他固执地偏过头,咬了下唇眸里闪烁着倔强。


“我不许你这样贬低自己,你的生活一定是灿烂美好的,你是这个世界绚丽的一笔,你存在的价值在于,你就是你,谁都无法代替。”


Tony笑起来,掩饰一般地伸手捶了一下男人的肩膀,Steve皱一下眉,对方这一拳下手可不轻,Tony又恢复了那一脸不可一世的神情,就好像刚才两人的暧昧只是一场虚幻。不知道为什么,Steve觉得心底反而有些失落。


“你第一天认识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嗯?”


Steve好笑的眨着眼睛看他,低头揉着脑袋,腼腆地发着笑。


“我对你好吗?”


“那我一直都会对你很好,因为你是一个特别的人,你很好,我说的好不是指你的才华,怎么说...我的偶像一定以你为傲。”


因为你需要我,因为这是正义,也是羁绊。


“算了吧,你别捧我了,当那个糟老头子的儿子有什么好,我那时候倒希望我从来都没有出生过,我十二岁考上麻省理工,就因为我是Howard·Stark的儿子,我的童年根本谈不上完整。”


其实Tony心里知道,没有那一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他因为自己活得骄傲又疲惫,接受不了这种爱。


“那你介意,我帮你稍稍弥补一下吗?”Steve眨着那一双纯真的海一般的眼睛看着他,和他坐回了沙发上,Steve询问着看他,目光落在他的小发明上。


“那我倒想知道你要怎么帮我弥补,年轻的报员。”Tony轻笑着看他,膝盖顶上沙发,目色的轻蔑里有猫似的依赖,Steve拿着那个东西在他眼前晃了晃,冲他傻笑。


“你真的好厉害啊。”


Tony僵硬了神色看着他,Steve收住了笑容,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语气歉疚似的支支吾吾。


“我只是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送报员,我不知道我能帮到你什么。”


物质的东西对于Tony来说太过充盈了,他丝毫不在乎这个,甚至对金钱产生了不屑。他看着面前的大男人觉得可爱,Tony突然将脸埋进了Steve的肩窝,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那家伙温温热的呼吸都闷进了自己的肩膀,片刻他抬起头,不怀好意地笑着看他:


“很简单,你带我出去玩,你以前去哪里玩,我就去哪里玩。”


男人的目光里闪过孩童一般向往纯粹的光芒,Steve只感到心内瘙痒着泛着疼,像是有几千只爬虫的脚在挠,他柔缓地点头笑笑,仰面看着他的脸。


“可以啊。”


Steve陪着Tony连着看了三场电影,直到时针走过了一,他们钻进了卧室。


Tony躺在床上,看着Steve在那忙活着打地铺,坐起身来冲他咧开嘴笑。


“没事,你可以上来睡的。”


Steve一听这话鬼使神差地红了脸,Tony诧异地看着他低下头皮肤红到了耳朵根,男人没有说话,继续手上的动作,Tony可爱地抿唇甜腻地笑一下,钻进了被窝。


夜里熄了灯,Tony侧身看着窗外的星星,Steve在地上看着Tony的背影。


“Steve。”


他突然开口,安静里他的声音温柔极了,像是怕吵醒什么似的,低哑而颤抖。


“你这么好,我怕我会喜欢上你。”


Steve闻言眉头触动了一下,他看着她的背影,感觉眼前的一切都过于虚浮,耳畔的话语好似在梦境,他看着他,不受控制地开了口。


“那我也喜欢你。”


Steve笑着说完便僵住了,他看着对方肩膀颤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轻喘了一下,尴尬地冲自己笑笑。


“你只需要把我当成一个行侠仗义的好人就够了,Tony。”他语气微微上扬,眼睑却低垂着,不愿再看他,他安抚地说着,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再想。


究竟是什么样的寂寞,会让自己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友善和温柔,都变成了他心底的毒药。


“晚安。”


“晚安。”


第二天一大早Tony就起床了,几乎是拽着Steve离开这个闷人的房间,上午Tony饶有兴致地跟着Steve东走西跑地去送报,一身礼服站在人群里显得有些突兀,下午Steve拉着Tony去了巷角的老街,说实话Tony从来没到过诸如此类的地方。


他看见了拉货的马车,看见了小餐馆悬挂的镌刻花体的招牌,他第一次尝到路边的小吃,还有街上对骂的夫妇和街脚那些破衣烂衫的乞丐。


还有叫卖的报童高呼着前线战争的消息,Steve指着军办处骄傲地说他以后一定要走上战场,让人民生活幸福,他说话的时候Tony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从未看到过的希望的光,他不经意地红了脸,甚至是有些敷衍地回了他的话。


他们去了书店,去了咖啡厅,与他的生活格格不入的,不同于那些富丽堂皇的建筑和上流社会的规矩,他可以彻底任性地做一次自己。


他觉得自己好开心,好像那些烦心的事情都成了云烟,Steve在人群里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由心底发出的明媚的笑,孩子一般地喊叫,悄悄温柔了眼尾。


第三天Steve带Tony到了一片荒废的树林探险,在鸟鸣和枯叶之间,他们把自己爬得脏兮兮的,肆无忌惮地穿着华丽衣服在沙地里滚来滚去,他们畅快地发着笑,摘树上的果子,躺在枯叶上注视着天空,阳光里惬意地迷上了眼。


“我一想到战场上有那么多的人在流血,我就想我一定要用我单薄的血肉之躯为和平而努力,我希望世界太平,抹掉那些死亡笼罩的阴翳。我觉得会很幸福。”


Tony看着他笑得灿烂里透着傻气,心中掠过一丝痛觉,他不屑地嗤笑了一声,他父亲就是干这个的。


“有武器就会有战争,自私是人的天性。”


Steve没有强烈地反驳他的话,他语气平静,目光坚毅温柔,低声说着像是在陈述一个真相。


“不是的。”


Tony没有接话,他躺在草地上,侧过身看着他,眼神里有了些柔软的东西。


“如果你去参军了,还能回来吗。”


Steve闻言怔住了,他侧过身来看着他,凝视他的眼睛,树林里有山风吹过,吹散他们温热的呼吸,有蝴蝶落在他的鼻翼,Tony可爱地耸了耸鼻,Steve突然有些酸涩。


“你相信我,等到战争结束了,我一回来就会去找你。”


Tony看着他,乐观地发着笑,推了推他的肩膀。


“你不能骗我。”


Steve却没有再说话了,他看着他,像是要将他的瞳孔看穿了一样,男人微微红了脸,小心翼翼地垂下头,用指节触碰他的掌心。


“Tony,我可以......”


Tony不解地看着他,肌肤的触碰让他心里一阵酥麻,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有些不自在地躲闪着他。


这个举动像是刺激了Steve,男人突然将他抱紧怀里,温柔而怯懦地轻吻他的脸颊,Tony没有挣扎,他顺应Steve暧昧的亲昵,揽上了他的肩膀。


Steve颤抖着唇离开了他,有些不可置信地浑身发着烫,他支吾着半天道不出一句话,Tony撅了撅嘴,不可一世地挑着下巴看他,故作嫌弃地将一旁的吻痕擦了擦。


“你什么时候对我动了这淫邪心思,正直善良行侠仗义的送报员?”Tony显然不甚在意,还嬉皮笑脸地和他打着趣,丝毫没有初次见面时的那股刁钻劲,Steve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的心跳得很快,觉得面前的人,发脾气都是可爱。


“我可以喜欢你吗?”


Tony好笑地看着他,翻身将压他在身下,用指尖拨弄着他的鼻尖,轻佻地发着笑。


“你再亲我一个,你看我答不答应你。”


“哈哈——”


他们在草地上笑起来,两个人将对方抱得死死的,打架似的在草地上打起了滚,滚着滚着Tony将Steve压在身下,他看着他碧蓝色眼睛里藏着的太阳,嬉笑着吻在了他的唇上。


那天之后Steve和Tony睡在了同一张床上,上午Tony陪着Steve四处送报跑得脚踝疼,下午他们或是窝在房子里,或是跑到长街上,只是牵着手,平平淡淡,却又充盈温暖。


可惜美梦终究是会碎的,Tony恨透了这个。


那天他和Steve在沙发上,他躺着吃着点心,Steve调笑似地压在他身上,用鼻尖去蹭他的脸颊,在对方的躲闪里伸舌舔了一下他嘴角的残渣,Tony嗔怪地看着他。


他们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凝视着那潭水里彼此溢着幸福的神情。


然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将脸向彼此凑近了,他们先是试探着刮蹭彼此干燥的唇瓣,然后轻轻挤压,Steve滚烫的舌肉搅开了Tony的唇瓣,小胡子的男人闭上眼睛,揽上他的脖子,顺从地和他交接着这棉柔黏腻的吻,Steve的呼吸急促,他吻得很深,掌心在他的脖颈发这样,他们的动作逐渐粗鲁,吮吸着彼此的舌尖充了血,啃咬着彼此的唇肉和舌苔,腥味弥漫在彼此的口腔。


彼此吻着Tony忽然落泪了,Steve吻得情深,毫无察觉。


原来这就是爱吗,这让人向往,也真让人害怕。


他们的唇角溢出了血,有些难以呼吸的两人终于松开了彼此,Steve依然闭着眼睛啃咬他的下巴,却尝到了咸腥的水渍,他半梦半醒地睁着眼,本能地胡乱抹着Tony不受控制的泪,用呜声低柔地安慰他。


Tony觉得自己很幸福,如果不是那一阵摔门声和那刺耳的咆哮的话。


“砰——”


刹那之间两人都被吓了一跳,Steve没有反应过来松开Tony,Tony的目光里却已经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你们在干什么!”


Howard的咆哮有些刺耳,夹杂着难以理解的恼羞成怒和纠结的辛酸,他两步冲上去,拽住了Steve的衣领将他拽离了Tony,Tony愤怒地吼着,从沙发上跳下来,光脚冲粗鲁推着Steve将他推出门外的父亲跑去,Howard气愤地摔上了门,转身钳制着他的孩子,在Tony恼羞成怒的嘶吼和眼泪里反手抽了他一个巴掌。


“你这个不争气的!”


Tony没有顺从。


“我受够了!!”


“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我选择什么样的人生不需要你的干涉!你管我举止,逼迫我的才能,管理我的人生规划,还要管我喜欢什么人吗!我是你养的宠物还是你写的书?!我就非得顶着伟大发明家Howard儿子的帽子过一辈子了吗?!”


Howard气愤地看着他,红了脸,举起了手却没有力气再落下去,他看着自己儿子狼狈的脸,伸臂抱紧了他,力道粗鲁,任由这个不懂事的孩子在自己的怀里嘶吼挣扎,在他的呜咽里,两行热泪落在了他微翘的发丝上。







3. By Jam--------------------——@更不完长篇就不改名了 

Steve现在的样子有些狼狈,衣服皱巴巴的,嘴唇红肿着,嘴角还有一点点干涸了的血迹。他就这样站在门外愣了有一两秒钟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和Tony接吻了,那很好,Tony的嘴唇很柔软,接着一声巨大的响声之后,他被人就这样推出了门,而那个推他出门的人,是Tony的父亲,他最敬重的Howard。


就在Steve站在那里回想这一切的时候,他听见了门里争吵的声音,他听见了Tony说他受够了,对方的声音有些沙哑,Steve想他或许在哭泣,就像他们遇见的第一天晚上那样,他想把Tony抱在怀里安慰他,但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站在门外,听见里面的争吵。直到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他隔着门什么也听不到的时候,才默默的离开。


在那之后的两天,Steve依旧是送着报纸,但他避开了Howard家所在的街区,他怕经过那里会遇见Howard,或者遇见Tony,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他甚至连登门道歉的勇气都没有,他很想去见Tony,想知道对方现在怎么样了,Steve知道虽然Howard平日里不怎么关心儿子,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他知道他们都不好过,无论是谁。


第四天,正好遇上调休,Steve终于鼓起勇气去了Howard的家,或者说是Tony屋子里的那扇窗户。他趴在外窗沿上向里面张望,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张大床,Tony似乎并没有在。Steve有敲了敲窗户,像之前送报纸那样,他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Steve觉得Tony可能又被禁足了,失落的准备离开,还没等他跨出第一步,身后传来了敲玻璃的声音。 


Steve惊喜的转过身去,果然看见Tony站在窗边向他招手,他走过去试图从外面打开窗户,但是里面的人冲他摇了摇头,又指了指窗子。Steve意识到Howard应该是为了防止儿子再次翻窗户出门,把窗户焊死了,现在根本无法打开。Steve稍微向后退了一点,他能看见Tony那双好看的棕色的眼睛正也看着他。他极其缓慢又夸张的向Tony道歉“I AM SORRY”他得确保对方能通过唇语读懂他在说什么。


里面的人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对着Steve扬起一个笑容,用同样的方法回答他“NEVER MIND”过后还舔了舔唇。Steve在看懂对方的意思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因为彼此幼稚的做法笑了起来。


停止大笑之后,Steve又对他说“SEE YOU TOMORROW”他得离开了,因为他不知道Howard会不会像上次那样突然出现,他不想再被看见,虽然他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他不想让Tony再次伤心。


这一次Tony并没有用同样的方式回答Steve,反而向着窗边靠近,向窗户上吹了一口气,在玻璃上形成一层雾气,Tony用手在上面写“I will wait you”停顿了一小会之后,轻轻的吻在玻璃上,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带着水汽的唇印。 



Steve看着他的动作有些脸红,正想着要不要用同样的方法回吻的时候,Tony突然离开了窗边,然后门被打开了,Steve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人影,他知道那是谁,不过现在跑肯定是来不及了,所以他只好蜷着身子躲在窗沿底下,祈祷着Howard不要发现他。Steve听到上面人的对话,接着是有人靠近窗户,因为玻璃发出了一些响声,可能是Howard贴着窗子在向外张望。


Steve等了一会,感觉没有什么动静了,才敢从下面出来,站直身子看了看,果然Tony不在房间,他也没有再多逗留,离开了那条街道。


Tony因为和Steve的事情被Howard抓包之后,他就再一次被那个老头禁足了,他甚至为了不让Tony有能逃出去的机会,封死了家里所有靠街的窗子。


那之后的几天Steve每天都会趁着空闲时间跑到Tony卧室的窗外,他们找到了比认口型更好的方法。Steve会带上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上想对Tony说的话,然后贴近窗子让对方看见,虽然这看起来有点像交换彼此日记的小学生,但至少他们每天能看见对方,换一种方式交流。有时候Steve也会在本子上画些简单的东西,那些Tony没去过的城市各处,他很庆幸自己平时就喜欢涂涂画画,至少能辨认出基本的样子。


某一天Tony突然在本子上写到“我觉得我们像是一个童话故事。”


“什么意思?”Steve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没有读过吗?就是那个长发公主,公主被囚禁在高塔里,王子用公主的头发当做绳子去救她。虽然我没有那么长的头发,你也不需要来救我。”Tony写了长长一串。


“那你的意思是你是公主,而我是你的王子?”Steve过了一会才写下这句话,Tony猜他一定是害羞了。

“不,当然,我的意思是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Tony很快就回复了他。

“我当然……Tony,我要去参军了。”Steve再次举起本子的时候,Tony都想好了怎么回答他,但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当然”这个单词后面很明显有被划去的痕迹,留下了一个难看的黑疤。

Steve等了一会,只看见Tony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为什么突然想去参军?什么时候走?”Tony的本子上涂涂改改之后留下了这句话。

“我之前提到过……我们一起去那片树林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离开,不过我会来告诉你的。”

“好”这次Tony的回复只有两个字母。


Steve用笔不停地戳在本子上,最后写下了一句话“我会很快回来的,回来找你。”他甚至用了大写。

Tony看着那句话没有任何动作,就在Steve有些着急的时候,Tony举起了手上的本子,上面用红色的笔涂了一个小小的爱心。

Steve看着那个红色的形状,靠近玻璃,像他们第一次隔着玻璃见面的时候Tony做的那样,轻轻的在玻璃上留下一吻。因为快到他上班的时间,所以在做完这一切之后Steve就离开了。

Tony看着Steve跑出街区,在玻璃的这一边同样的位置吻了上去。他刚从窗边离开,卧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你在干什么?”Howard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没干什么。”Tony把手背在后面,手上还拿着之前的本子。


“你手上是什么东西?”Howard发现他在藏些什么。


“草稿本。”


Howard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没有走进来,也没有再多问,就再次关上了门。 


之后的两天Steve没有来过,第一天Tony还坐在窗边等了大半天,但是第二天他就被Howard强制拖进了书房,就算Steve来了他也不知道。


第三天就在Tony一如既往的坐在窗边的时候,Howard突然一脸严肃的出现在了门口“出来,我有事问你。”甚至连称呼都没有。

Tony并没有想太多,反正Howard从来对他都是臭着一张脸。他跟着对方走到了客厅,当他看见客厅桌子上放的东西的时候,浑身一抖。

“这是什么?”Howard拿着那个本子,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本子而已。”Tony知道,他一定是看见了里面那些与Steve的对话,他竟然没有意识到有人进了他的卧室,还拿走了这个本子。

“那个男孩到底是谁?”那天Howard并没有看清楚Steve的模样。


“与你无关”Tony扭头不去看那个盛怒中的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告诉Howard。


“我让你走在时代的前沿,不是让你去成为同性恋!你知不知道现在社会上对同性恋都是什么看法?” 



“我知道!我不需要你提醒我,我是一个成年人,我有我自己的选择!”Tony冲着Howard的大吼,然后捡起那个本子跑回了卧室。


Tony坐在大床上,一页页的翻着之前和Steve的对话,自己不知不觉的笑了出来,或许这就是爱吧,他想。

就在他翻着这些记录的时候,卧室的门上传来了类似螺丝刀的声音,过了不久就消失了。


Tony觉得不太对劲,他试了试用之前的方法去撬门上的锁,果然没有办法再打开。Howard换掉了门锁,让这扇门只能从外面打开。而他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卧室的窗户被从外面装上了木质的横条,既保证了有充足的光照,又让内外成功的阻隔。



Steve在要离开的前一天才有时间再次去Tony家,但等他跑到那扇熟悉的窗户下时,才发现一切都变了样。隔着木质的横条他看不见里面的任何东西,没有办法,他只好想别的办法,因为他答应了Tony一定会与他告别。


Steve想了想去买了一份报纸,然后再把想说的话写在一张纸上夹在中间。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他看见了摆放在门前的红玫瑰,他买了其中一支最鲜亮的,小心翼翼的放在报纸中间。


Steve鼓起勇气敲响了Howard家的门,他害怕开门的人是Howard本人。但还好来开门的人Steve并没有见过,他想应该是家里的管家。


“您好,先生,这是To……Stark少爷订购的报纸。”Steve双手递上报纸,害怕里面的东西掉出来。

管家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对他点了点头,就关上了门。


Steve站在原地,再次看了看这栋房子,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再次回到这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但是他答应了Tony,他一定会回来找他。

管家经过客厅的时候正好遇见了从书房出来的Howard“你拿的是什么?我们家从来不订报纸。”

“是少爷订的。”


Howard有些奇怪,Tony为什么要订报纸,他让管家把报纸放在桌子上离开。他走过去,刚准备看看这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报纸里就掉出了一张纸条和一支还滴着水的玫瑰。

纸条上只有一句话“世界需要我,所以我去了战场,而我需要你,所以我会回来。”



TBC

评论(10)

热度(49)

  1. 霁茗猫予九命 转载了此文字
    打个卡吧
  2. 更不完长篇就不改名了猫予九命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联文啊……蹭蹭两个太太的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