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予九命

暂时不产粮

[盾妮/盾铁/Stony] 是失落的/The Lost Tear 现代AU 插画师盾x教授

就想写一个平平淡淡的故事 或许是爱情 没什么脑子

可能是美队一里面的甜心盾吧

对就是那个看见妹子就紧张到发抖的甜心盾啊




当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漫进男人半睁着眼睛,室内空调的温度带着冷风,他抿唇微微垂下头,抬着一双眸子看一眼对面的人,双手交握着放在大腿上,大拇指不断交错着抬起落下,视线里自己的一双脚微微歪成了内八,它们有些不安分地扭动着。


“您的稿子我很喜欢,Mr.Rogers。”直到对方终于开口,从那一堆稿纸里抬头看他,Steve与他目光相对,礼貌地笑笑,看着对方整理好手上的画稿,挑出其中的一张将剩下的递回他的面前。


“这一张我们收下了,报酬按照之前说的。”


“那真的非常感谢,先生。”男人真诚地说,一双微微弯起的眸里有礼貌而温暖的笑意,垂下肩膀将双手安稳地垂放在膝盖上。


Tony从电梯里出来时臂弯夹着一叠稿纸,一边迈着步子一边低头打理自己的领带,走到房间时透过透明的玻璃门,他抬眼便看见办公桌的对面坐着一个格子衬衫的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材高大,他在座椅上仿佛微微勾着背的样子有些腼腆滑稽,一双手掌在自己的膝头不安分地摩擦着,面上的笑容却是温暖干净的,窗外的阳光漫过他的眼睑,从侧面映出他五官的轮廓端正好看。


“我方希望能与您签约长期的合作,先生。”


Steve闻言一征,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苦笑一下,从膝盖伸出一只手冲对方摆了摆,坐得端正了些,随着他拒绝的动作背脊快要靠进椅背上。


“谢谢您的好意,我想还是不了,我就是平时喜欢画画,偶尔接一些稿子,散漫惯了。”


听到这里门外的Tony不知怎么勾唇笑了一下,男人笑着指节摸过唇角,站在门的一侧,看着对方从座椅上站起身,一手拿过桌上剩下的稿子冲对方点了点头,推回了椅子朝他走过来。


Steve推开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站在门面前的Tony,伸手去扶住重心不稳的男人的时候手上的稿子散了一地,Tony只觉得鼻梁一疼,稳住脚下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四散铺开的画纸,抬眼的时候对上对方的目光。


“抱歉,这位先生。”Steve歉意地笑笑,在他面前蹲下身去拾散落的画稿,Tony见状弯下身,垂着头和他一起捡狼狈的稿子。


“没事,怪我站的位置不好。”


男人诙谐地打着趣,抬眼冲他笑一笑,捡起地上最后一张画时晃过一眼,看着纸张角落娟小清秀的字体写着一串字母和数字,有铅笔被晕花的痕迹,Tony迅速分辨了一下,意识到那一串字母就是他的名字。


Steve·Rogers。


然后他伸手将那一张画放在对方的手上,那一双好看的蜜色眼睛对上他,Steve那一双澄澈的蓝眸在空气里轻颤着呆滞了一下,Tony看着那一双看着自己的蓝绿色的眼睛,在面前闪烁的眸光里呼吸仿佛停滞了一瞬,温柔的流淌里他勾嘴。


“你的画很好看。”


小胡子男人冲Steve笑了一下,有阳光钻进他左侧耳漩的绒毛,Steve征一下,窘迫里不断眨着眼,不好意思地收回手,站起了身。


“谢谢。”


男人说着越过他,走到电梯门口,Tony从地上站起身,推门走进房间,将手上被臂弯夹得有些皱的稿子理了理,放到对方桌前。


“您好。Tony·Stark,帮我的学生带他的设计稿,他本人去了外地。”


男人说着,眼尾的余光瞥见金发的男人一脚迈进了电梯,随着电梯门摩擦撞击的声音泄露的灯光也收紧消失。


再次见到这个温暖柔和的大伙子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的事情。


Steve坐在咖啡厅角落的沙发里,目光落在面前放置的柠檬水,有漂浮的果粒摇晃在杯壁,他垂头看一下手上的表,在沙发上抖了抖腿,指节发呆地摸过唇角。


他一向不太适应这种场所空调过低的温度,也不喜欢这里贩售的过甜的饮料和甜品,当然,他从来不喝咖啡。


他抬起头想要在沙发上轻轻伸一个懒腰,忽然目光落在他斜对面独自坐着的男人身上,他只觉得面前的人好像有些熟悉,深棕色的卷发,严谨的西装外套,但是又无法迅速捕捉到任何记忆,他听着男人点了一杯咖啡,放弃了思考伸手握住面前的玻璃杯,下巴托上被空调吹得冰凉的桌面拇指的指节在杯壁上拨来拨去。


他的目光时不时落在那个男人身上,好像是不甘地想要从他身上想起一些什么,但是又没有追根究底的固执,他只是放松下神经,朦胧里止不住地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半垂着眼,淡化了空气的寒冷,沉闷的等待,只是时间走得漫无目的。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传来简讯,男人惊醒般从桌面上抬起头,抽出裤袋里的电话,翻开盖子,打开了最新的一条留言。


原本和他约定下午见面谈的女孩子传简讯说她临时有事来不了,看到短信Steve只是盖上手机,双眼一闭无奈地撇了撇嘴,伸手捏过面前的水杯打算喝完走人。


这时候他面前的男人站起了身,他抬头喝水的时候余光瞥见一个皮夹随着他的动作落到了座椅上,他连忙放下杯子,将口中的水混着果肉一口咽了下去。


“先生...”


刚想开口对方已经走出了门口,Steve只能站起身拿过座椅上的皮夹跑了出去。


“先生,您的东西——”


面前的人闻言转过身,Steve只拿着手里的东西愣住了,那双澄澈明亮的焦糖色眼眸将疑惑的神色落在自己身上,他很快认出了这就是之前他不小心撞到的那个男人,他略尴尬地咬一下唇,在对方面前伸手逛了逛手里的皮夹,男人会意地睁大了眼睛,迈着步子朝他走过来。


他是之前在门口撞上的那个家伙,Tony本能地反应,或许是男人在房间里的那句好让他对这个人的印象钻进了脑子里,之后的时间里,Tony或许在端着咖啡的某个放空大脑的瞬间会不经意地想起这个人,


Tony礼貌地从对方手里接过皮夹,在手心里攥紧了放进衬衣胸前的口袋里,抬头一双眼睛注视着对方。


“真的太感谢你了,好心的先生,这个皮夹里有我很重要的东西,如果丢了我可能真的会难过很久。”


男人垂下眸子看着他,眸里明媚的温柔里消融着真诚的喜悦,他抿唇微笑了一下,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下巴。


“不,我很高兴能帮到你。”


男人只微微抬头看着那一双灿烂的蓝色眼睛,眸光呆滞了一下,半张着唇角,片刻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地干笑了一下,像是刻意找着话题,又像是为了表现得自然,他开口问道:


“不好意思,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Steve看着他,微微动着指节摩擦过身下的裤缝,他看着他轻轻咬一下唇。


“Steve,Steve·Rogers。”


男人会意地点了点头,突然笑起来,迈着步子向他靠近了一步,眸色触动的柔软里有一些调侃。


“我好像想起来了,你是那天拿门撞我的那个。”


面前的男人看起来有些僵硬,他只闪避着自己的目光抿紧了唇,片刻那一双坚定深稳的眸光又直直地对上自己。


“是。”


Tony的目光没有放开对方那一双好看的蓝色玻璃体,只笑着朝对方伸出了手。


“Tony,Tony·Stark。”


Steve闻声伸手接过对方递上来的手掌,礼貌性地摇动两下,片刻两人交握的手掌顺着彼此的指节脱离,Steve隐约觉得指尖还残留滚烫的触觉。


男人笑着冲他眨了眨眼,从衬衣前的衣兜里掏出一支圆珠笔,摁动按钮好像踌躇了片刻,捏起对方的手腕在上面写下一串电话号码。


然后他盖上盖子,抬眸看着他,金发的男人好像总是有些不太自然,但他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平静又温暖,他还是笑着。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Steve,请一定允许我邀请你和我一起吃一顿午餐。”


男人垂下适才交握过的手,背在身后搓捻之间掌心发了汗,Steve只是有些局促地捏了捏。




TBC



评论(1)

热度(41)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猫予九命 转载了此文字